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 本文内容

女人被强奷到高潮动态图 公嗲嗯啊轻点老王和小丽

发布时间:2023-01-04 01:45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69)



    十三年后,玄北城。

这座曾经连年战争不断的边城如今已经成为了热闹繁华的贸易大城,街上走几步就有茶楼酒肆。到了日暮时分,整条大街灯火通明,茶楼里的唱曲儿声,酒馆里的猜拳声,货郎挑着担子摇晃拨浪鼓的声音,交织在一起,皆是太平盛世的烟火气。

自从天下一统,皇帝端木忱大力推行新政,减免赋税,在土地贫瘠的北方推广新的粮食作物种植,南边发展桑蚕养殖,如今百姓吃不上饭的日子是真的过去了。

不过,太平是真的,坏人,也还是有的。

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高挑少女背着一个小包袱,头发被布巾包起来,只露出不施粉黛的小脸,皮肤白净,大眼睛,琼鼻樱唇,在天黑之前独自一人从北城门进了玄北城,在街上走了没多久,就被一个男人盯上了。

那男人样貌平平,一副老实人面相,本来在匆匆往前走,看到独自一人走夜路的少女,眸光一闪,叫住了身旁正要挑着担子回家的一个货郎,拿起一把圆扇假装在看,实则目光一直追随者不远处走过的少女。

见少女进了一家客栈,男人皱眉,货郎不耐烦地问,“你到底买不买?”

男人扔下扇子,“不买!”

货郎等男人走开,才骂骂咧咧地挑起担子,继续往前走。

男人靠近客栈门口,就见少女垂着眼眸又出来了,客栈里传出一道声音,“没钱哪能住客栈啊,你赶紧到城西去吧,有个慈善堂,那里是做善事的!”

男人险些撞到少女,连忙避让道歉,提醒她走路注意看人,见少女神情落寞,又一脸关切地问,“小姑娘,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啊?你家里人呢?”

少女看了男人一眼,闷声说,“我家里人都过世了,我要去京城投奔远房叔叔,路上盘缠丢了,三天没吃饭了……”

男人深深叹气,“真是可怜的。我家就在这城里,离这儿不远,媳妇儿做好饭等我回去呢,你要不嫌弃,今夜到我家落脚。我也有个闺女,跟你一般大的。”

少女闻言有些犹豫,“谢谢大叔,不过还是不用了,我到那人说的慈善堂去吧。”

男人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你是外地来的,不知道,那慈善堂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不干活就不给饭吃,动不动就打骂的,进去了就别想走。你这小姑娘去了,哪受得了?”

少女呆愣一瞬,男人又说了些慈善堂的坏话,最后少女点头,跟着男人往一个方向走去。

过了一会儿,客栈里跑出来一个小二,往外面看,“诶?刚刚那个小丫头呢?我去给她拿了两个馒头!怕她没走到慈善堂就饿晕了,人呢?”

左看右看没人,小二摇摇头,又拿着馒头回去了。

此时,男人已经带着少女拐进了一条无人的暗巷,说他家就在这里面。

“大叔真是菩萨心肠。”少女一副放下心防的样子,“我真是遇上好人了!”

男人的笑容在夜色中透出几分邪气来,“小事,能帮到你就好。看见你就像看见我家闺女一样,不过你比我闺女长得好看。”

“是吗?”少女笑得一脸天真。

两人已走到巷子中间,再往前,就会发现是一条死路,男人突然伸手,去抓少女的肩膀,“真的,不过你爹娘居然没教过你,出门在外,不要相信陌生人。不对,你这么美的小丫头,就不应该一个人出门!”

少女神色惊恐地躲避,“你……你要干什么?”

男人冷笑,“当然是送你去个好地方,让你以后都能吃香的喝辣的,你这样的姿色,定能卖个大价钱!”

话音未落,男人脚步一转,分明是个练家子,伸手就抓向了少女纤细的脖颈。

夜色下,少女的脸半明半暗,她眼眸微眯,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来,如妖似仙,“我家不差钱,我爹娘要是听到你这么说,会很生气的。”

下一刻,当男人意识到不对劲,就听咔嚓一声,他伸出去的手已经断了,而他甚至没有看清少女是如何出手的,她看起来明明弱不禁风,又怎会有这般大的力道?!

少女轻哼一声,“真是人为财死,律法再严,也总有不要命的。”话落利落几招,打得男人惨叫不止,而她脸上的表情几乎没有变过,始终带着漫不经心的淡淡笑意,明明年纪不大,却清冷逼人,出手干净利落,透着睥睨一切的霸气。

片刻后,男人趴在地上吐血不止,惨叫声都弱了很多。

少女一挥手,身后出现了两个身姿挺拔的少年郎,一个一身骚气的宽大红袍,一个一身蓝色劲装。

两人步调一致地上前来,一左一右站在了少女身旁,看着地上被打得半死不活的男人。

“小妹,你怎么又单独行动?”蓝衣少年神色无奈地笑了,“如此显得我们这趟出来一事无成。”

红衣少年抬脚狠踹了一下地上男人的心口,“居然敢对我妹图谋不轨,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然后对着蓝衣少年嘿嘿一笑,“大师兄,一事无成的是你,可不是我,我方才已经出过手了,哦不,是脚!不过小妹你也真是的,总是单打独斗,带着我们跟金屋藏娇似的,也不让我们干活,万一你头发掉了一根,回家师父又该把我们吊起来打了!”

蓝衣少年忍俊不禁,“小树你不要胡说,师父可没有那样打过我。”

少女莞尔一笑,眉眼灵动,与方才面对人贩子时的气质截然不同,她拔下一根头发来,“大哥作证,我少了一根头发,回家让爹把二哥吊在树上打一顿!”

红衣少年哀叹一身,抱住了蓝衣少年,头靠在他肩上,“大师兄,小妹,你们都欺负我!我不活了!”

地上的男人想扭脸看他们,蓝衣少年指间飞出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没入了男人后颈,他脑袋垂了下去,彻底不动了。

这人贩子的确是找死,因为他对他今日碰上的人一无所知。

少女乃是当今摄政王顾泠与其夫人苏凉苏神医的独女顾暖,且是当今皇帝端木忱最宠爱的义女,早已封了公主名号。

两位少年,自然是顾泠和苏凉的关门弟子了,当年的小包子,都已经长大了。

蓝衣少年是曾经的正儿,大名万正阳,他面容端方,眉目俊朗,气质稳重又温润。

红衣少年是偶尔戏谑自称亡国太子的姬小树,大名姬天阳,眉眼精致,风流倜傥。

姬天阳比万正阳小一个月,但小时候就比他高半个头,如今还是高半个头,也更瘦一些。但万正阳站着挺拔如松,姬天阳则随意慵懒,看起来倒是一般高。

兄妹三人这趟出来是到定居北方的姬家小住。说是小住,挡不住姬月白盛情挽留,比计划的时间又多住了半月,如今要赶着回京城去。

至于今夜这样的事,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两次了——兄妹三人早从三年前就常常结伴出游,没有大人带着,万正阳和姬天阳大部分时候都在顾小暖的空间里看书练武或睡觉下棋,而顾小暖负责“钓鱼”。

落单的貌美少女,可太容易招来歹人了,不过这正是他们三人的目的。出来玩儿,当然要顺便清除一些人渣,不然天下太平了学那么高的武功还能有什么用?

同样的套路,他们在天下各处,碰上的想把顾小暖拐回家或是抓起来卖了的人贩子都记不清多少个了。

而每一次都说好一起干活儿,顾小暖总是把坏人放倒之后才把两个哥哥放出来。

“好啦,现在需要大哥二哥干活了,他就交给你们了!”顾小暖笑意盈盈,“还有,我饿了。”

万正阳微笑,“都准备好了,在这里吃吗?”

顾小暖点头,再一挥手,面前多了一张桌子,桌上摆好了四菜一汤。

桌子上又多了一个水盆,顾小暖洗了洗手,水盆又不见了,椅子出现,她坐下,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尝了一块排骨,便点头,“大哥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都快赶上我爹了。”

姬天阳指着一道颜色搭配很鲜艳的菜,“小妹快尝尝这个,我今日创新的,草莓炒茄子!是不是特好看?”

顾小暖手一顿,一脸拒绝,“求求二哥,可别再创新了。草莓那么好吃,娘好不容易找到种子在里面种出来的,直接吃不好嘛!”

姬天阳叹气,“唉,为什么我用心给小妹准备的菜,小妹总是不喜欢呢,甚至都不愿意尝一口?我真是太伤心了。”

顾小暖无语,又来这套!

万正阳笑意温和,“我尝过了,没毒,小妹不妨试试,味道很特别。”

姬天阳对着顾小暖拼命眨眼,“尝尝吧尝尝啊!说不定很合你的口味呢!”

顾小暖出于好奇,尝了一口茄子,没敢尝试炒过的草莓。

“怎么样?”姬天阳问。

顾小暖摇头,“二哥,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吃又甜又咸的东西,很怪,你爱吃自己多吃点儿。”

姬天阳扶额,“好吧好吧,那我只能回家做给师父吃了,他肯定喜欢。”

顾小暖一听就乐了,“上一次你被爹吊起来打,就是因为你把他养了好久的花给薅下来煮了一锅汤,那花是爹要送给娘的惊喜!”

姬天阳轻咳,“不知者无罪,我还以为那小花花是庄园里野生的呢,谁让它闻着那么香,不过喝着居然是苦的,我纯纯是被骗了!”

“好了,我们该干活了。”万正阳叫姬天阳一起把地上的人贩子给拖了起来,飞身而起,几个腾跃不见了人影。

顾小暖就独自坐在暗巷中吃完了晚饭,刚把桌椅收回去,两个哥哥回来了。

“怎么样?”顾小暖问。

万正阳点头,“审问过,人和供词都送到县衙了。”

之所以不直接杀了,是因为这种人贩子很多都是惯犯,需要调查他们之前做的孽,好解救受害者。

这两年各地县衙都有收到的半夜送来的半死不活的罪犯,同时还有画了押的供词,审问都省了。天下皆知有人在行侠仗义,惩奸除恶,专门对付人贩子,不过没人见过侠客长什么样。因为出场的只有一个看起来孤单无依的小姑娘,不会有人把她跟侠客联系到一起。

“快走吧。”顾小暖话落,三人再次运起轻功,往南走,离开了玄北城。

出城之后,三人转为骑马。马平时也是养在空间里的。他们一路都是如此,到了人多的城池里就“钓鱼”,在其他地方骑马赶路。白天的话万正阳和姬天阳基本都在空间里,夜里就陪着顾小暖在外面。没办法,顾小暖自己的空间,就她自己无法进去。

“大哥二哥你们其实不用陪我的,我自己可以。真有什么危险,随时让你们出来帮忙就是了。”顾小暖说。

姬天阳摇头,“那怎么行?说好一起出来玩儿,我跟大师兄净在庄园里安逸了,还是在外面策马奔腾更爽啊!”

顾小暖轻笑,“哦,二哥嫌弃我的庄园小了。”

“不小,但外面更大。”姬天阳哈哈笑着,再次跟万正阳邀约比试,“大师兄,我们来赛马!”说着扬起鞭子冲到了前面去。

顾小暖不乐意了,“又不带我,看我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

于是,万正阳还没冲出去,顾小暖侧身,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连人带马瞬间消失在原地。

姬天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以为是万正阳追上来了,下一刻,也从原地消失了。

过了片刻,顾小暖又把两个哥哥连人带马放了出来。

万正阳依旧气定神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姬天阳已经蔫了,“下次一起赛马!小妹我错了,你快收了神通吧,你二哥我心脏不太好,太刺激受不了。”

顾小暖淡定摇头,“二哥你别装柔弱,太浮夸我受不了。”

万正阳笑而不语。

……

京城。

孩子们出门时说好的归期,左等右等不见人。

顾泠和苏凉并不担心,他们三个玩心重,出门就没有准时回来过。

不过家里的老人们可都坐不住了,一天找顾泠和苏凉念叨三四回,说得去接,万一孩子们路上遇见坏人怎么办?

这不,老白又来了,“小凉啊,就让我去吧,我去迎迎。”

苏凉正坐在窗边看书,顾泠在旁边雕刻一块玉,她闻言抬头,轻笑道,“师父还不知道他们,遇不上坏人他们还要想办法引诱坏人现身呢。”

老白呵呵一笑,“那是,咱家暖暖是个厉害的侠女!”

“师父不用担心,说不定过两天他们就回来了。去迎倒是可能会错过,他们在外面走动经常易容换装的,也不一定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三个人,不好找。”苏凉说。

老白叹气,转身往外走,嘴里念叨着,“好吧……孩子还小着呢,总往外跑……”

“大神,你就一点儿不担心你宝贝女儿?”苏凉问顾泠。她的容貌跟十年前并没有多大变化,如今更多了几分明艳成熟。

而如今的顾泠在苏凉眼中,美得比以前更有韵味了,依旧时常让她心动,感叹造物主的偏爱。

顾泠反问,“你担心吗?”

苏凉摇头,“我是真的不担心。”

顾泠笑意清浅,“我担心暖暖打坏人,把手打疼了。”

门外传来清朗的少年声,“师父,师娘,我能进来吗?”

苏凉挑眉,压低声音问,“你三徒弟又来看顾小暖回来没有,这是第几次了?”

顾泠放下手中的玉石,拿着刻刀过去开门,“第七天了。”

门其实一推就开,但顾泠专门要去给林景云开门,因为他最近看这小子不太顺眼。

要说顾泠的徒弟,已经一个巴掌数不过来了。不过因为年纪的缘故,他教徒弟的时候,万正阳和姬天阳是一起的,轮到教顾小暖练武的时候,她是跟林舒志的大孙子林景云一起的。这边学着武功,同时还要到林家去一起上课读书。

所以,顾小暖的青梅竹马虽然挺多,但最符合的一个要数林景云了。中间有两年苏凉和顾泠在苏家村长住,林景云被他出公差的大将军叔叔给捎了过去,说他想师父了,林家人都赞成他过来,也跟着在苏家村住了一年多。

顾小暖今年年底就及笄了,端木忱早提过让顾小暖给他儿子当太子妃,不过被顾泠当场一口回绝。端木忱知道,他儿子虽然也是文武双全一表人才,但跟排在前面的几位师兄比,是真比不过,料想顾泠和苏凉早就想好了女婿人选,便也不提了。

门开了,林景云一身白衣,长身玉立,拱手叫了一声师父,仿佛没看到顾泠手中明晃晃的刀。

“我知道两位师兄和小师妹还没回来,只是上来跟师父师娘打声招呼。”林景云笑起来,跟他爹林博衍年轻时很像,如清风朗月,腹有诗书气自华。且因为自小练武的缘故,他如今已经比林博衍高了,就比顾泠矮半个头。

“景云来了,进来吧。”里面传来苏凉的声音,顾泠才让开了进门的路。

林景云笑着跟苏凉打招呼,问苏凉看的什么书。

“你不用天天来,等他们回来就去找你了。”苏凉给林景云倒了一杯茶。

“师兄和小师妹不在家,总觉得没多少事可做。”林景云笑笑。

说这话,可不是他懒散,而是他在去年已经考中了文武双状元,名扬天下。作为林家长孙,他中不了状元才会让人觉得奇怪,但文武全才,且中状元的年纪一下子超越了他爹和他叔叔,以及顾泠和苏凉。

再上一届的科举,文状元是姬天阳,武状元是万正阳。这样的结果是他们哥俩在参加科举之前抽签定的,抽中文举的姬天阳当时很郁闷。

他们都是端木忱眼中国家未来的栋梁之材,不过如今太年轻不愿意当官,端木忱也是看着他们长大的,很好脾气地说给他们时间再玩几年,多历练历练。

值得一提的是,苏家村白家白小虎的叔叔重新开始读书,考中了秀才,而白小虎和柱子也都没辜负他们曾经许下的愿望,相继中了进士,如今都在京城当官了,也把家里人接了过来,苏凉跟他们常来往的。

“为师看看你的武功有没有进步。”顾泠起身。

林景云立刻放下茶杯站起来,“好。”

然后,师徒俩到了外面,在湖边开始比武。

苏凉只觉得好笑。顾泠就差把“臭小子我把你当徒弟你居然想当我女婿”写在脑门上了。

不过苏凉知道,顾泠当然不是不乐意顾小暖嫁人,甚至他收这么多徒弟的目的之一也是要避免顾小暖接触到的哥哥们有差劲的,因为这里面极有可能会产生他们未来的女婿。

包括端木忱在内,大家都觉得不是万正阳就是姬天阳了,甚至林家人也都这么觉得,除了林景云。

而苏凉瞧着,她看着长大的正儿和小树也是看着顾小暖长大的,他们似乎只是把她当亲妹妹一般看待,并没有那方面的心思,不然顾泠早两年就该头疼了,苏凉还真的担心过,万一正儿和小树都喜欢暖暖怎么办?后来发现担心是多余的。那俩小子如今都十八了,比林景云大,要有那方面的心思,早就藏不住了。

比武的结果毫无悬念,顾泠胜。

林景云拱手,“多谢师父指点。”

“你可以走了。”顾泠说着进了圆明阁。

林景云抬头,看到窗边的苏凉,笑着挥挥手,“师娘,那我今日先回去了。”

“回吧,改日再来。”苏凉说。

顾泠上楼进门,苏凉抱住了他的胳膊,笑容满面,“大神,你这情绪也太明显了。以前你很喜欢景云的,不止一次说他最像你,如今突然这样,就不怕他多想?”

“他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顾泠轻哼。

苏凉点头,“那确实,第七天了,他的意思你应该也知道了。”

顾泠蹙眉,看着苏凉,“你千万别说支持他跟暖暖在一起,我会生气。”

苏凉笑笑,“当然是顾小暖喜欢谁,我就支持谁了,她蛮喜欢景云的,你不觉得吗?”

“我觉得不是时候!”顾泠话落,他本来快雕好的一块玉石,被他捏碎了。

苏凉扶额,“大神你冷静一点。”

“至少要等暖暖十八岁以后再考虑这种事!”顾泠说着把碎玉石捏成了粉末。

“哦?”苏凉忍俊不禁,“当年,某人可也没等我到十八岁啊。”

顾泠摇头,“那不一样。”

苏凉点头,“确实。声明一下,我绝不是支持暖暖早点嫁人。我是觉得,大神你不妨直接把你的意思告诉景云。”

顾泠摇头,“万一暖暖根本不喜欢他呢,说了岂不是好像我们认准了他当女婿一样。”

这话一出,苏凉就知道,顾泠也是认可林景云的,但不能接受女儿这么小就被人盯上——虽然这事儿当年他干过,但追自己媳妇儿,跟自己女儿要被拐走,完全是两种性质,不可相提并论。

“那就顺其自然吧。”苏凉说。

“也不行,顺其自然,万一暖暖及笄当天就说要嫁给景云呢?”顾泠又焦虑起来了。

生女儿的烦恼,就在于此。这世上如今能让顾泠焦虑的,也没别的事了。

“当年我们在一起,我多大,如今景云才多大?还是个孩子,整天想些有的没的,看来是我给他布置的作业太少了。”顾泠说,“明日他再来,我教他一套新的拳法,让他出去抓够一百个坏人再回家。还有南边新建的水利工程,我跟皇上提议,让他去做监工。考了状元不干正事,这不行,纸上谈兵更不行。”

苏凉乐得不行,“大神你说的,景云应该都行。他知道你在考验他,要不然也不会那么努力早早考了双状元,省得你说他不如两个师兄。”

翌日,林景云还没上门,顾小暖到家了。

在见到爹娘之前,她先见到了各位师公,对她嘘寒问暖,让她下次出门带上他们一起,如果有坏人,就放他们出来一块儿打。

顾小暖满口答应,“没问题,下次带师公一起出去玩儿!”

“暖暖都瘦了。”老沐说,“快进去吧。”

顾小暖摸了摸自己的脸,“瘦了吗?那太好了,我专门减的肥。”

此言一出,立刻招来一众师公的不认同。

“爹!”顾小暖进门,喊着顾泠,扑过去抱住了苏凉,“娘快说想我,不然我就离家出走!”

苏凉笑着点了一下顾小暖的脑门儿,“我想你两个师兄了,还不快把他们放出来?”

“啊,忘了!”顾小暖一挥手,房中多了两个人。

姬天阳热情地扑过去抱住了顾泠,“师父,我想死你了!”

顾泠伸手推开他,“多大了还没正形。”

“师父你明明很喜欢。”姬天阳又过来抱了一下苏凉,“师娘,我更想你!”

“我知道。”苏凉笑着说,“想吃什么?给你们做。”

顾小暖立刻说,“我不饿,不过如果爹饿了,让二哥给你做草莓炒茄子吧,他说你肯定爱吃!”

顾泠一听,就拿起了旁边的鸡毛掸子,“姬小树,你竟敢糟蹋我的草莓,过来!”

姬天阳在顾泠话音未落的时候就冲向窗户跳了出去,“师父,今日不宜打徒弟,你要想打,我去叫三师弟!”

“我也去找景云哥哥!”顾小暖说着也要往外跑。

苏凉就看着顾泠的脸瞬间有点黑,万正阳连忙拉住了顾小暖,“小妹,我们才回来,还是晚点再去找景云吧。”

下一刻,就听到了外面传来姬天阳的笑声,“三师弟你来得正好,师父说要揍你!”

“二师兄更帅了。”林景云笑说,“下次出去玩儿一定要带我。”

“哈哈!没问题!”姬天阳笑着搂住林景云又进了圆明阁。这回林景云没去,是因为正好他爷爷要过寿,姬天阳不能等他,是因为他也是赶去北边给他爹过寿的。

林景云出现在门口,顾小暖就起身迎了上去,当着苏凉和顾泠的面,亲昵地抱住了他的手臂,“景云哥哥!”

顾泠:……当年苏凉也没有对他这么主动过啊!

不过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平时都这样,苏凉觉得没什么,如果孩子们真的互相喜欢,早点定下来也是好事,省得别人惦记,再出现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姬天阳挤到了林景云和顾小暖中间,伸手搂住他们两个,“三师弟,今天师父师娘下厨,可以点菜!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快说,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蒸菜。”林景云笑着说。

“不准点菜。”顾泠起身往外走,“景云,过来烧火。”

“好。”林景云冲着顾小暖笑了笑,跟着顾泠走了。

“爹怎么了?”顾小暖感觉顾泠怪怪的,坐到苏凉身边问。

“哦,他今日心情不是太美丽。”苏凉笑说。

“如今居然还有什么事能让我爹心情不好?难道娘烦他了?”顾小暖表示惊奇。

苏凉轻咳,“当然不是。因为……他种的草莓被你二哥拿去做了黑暗料理。”

刚喝了一口茶的姬天阳被呛住了,“啊?师父居然真生我气了?这不能吧?”

“你们还不快拿草莓出来,去哄哄他?”苏凉笑说,“他最爱吃草莓了,你们走的时候都还没熟。”

下一刻,苏凉就见顾小暖伸手把两个哥哥抓进了空间里,很快他们俩又出来了,一人端着一盘刚刚摘下来洗干净的草莓,红彤彤的很漂亮。

“这个给师娘。”万正阳把他手里的草莓放在苏凉旁边,然后三人拿着另外一盘到厨房去找顾泠了。

顾泠在做饭,顾小暖在旁边投喂草莓,万正阳洗菜,林景云在烧火,姬天阳靠在门口懒洋洋地望着天,听顾小暖跟顾泠讲他们这一路碰到了多少坏人。顾小暖会在顾泠转身看不见的时候快速把盘子递过去给林景云,让他偷偷拿草莓吃。

饭菜做好了,虽然顾泠嘴上说不准点菜,但还是给每个孩子做了他们最爱吃的一道菜,也包括林景云想吃的蒸菜——就这一点来说,他的口味跟顾泠也很像。

吃过饭,孩子们就都没影儿了。刚回来的顾小暖他们要去看望不在苏府住的师公,还有不少惦记着他们的叔叔姑姑们。

午后苏凉和顾泠小憩了一会儿,下晌到花园里散步。

“大神,你能想象,过几年可能我们就抱孙子了吗?”苏凉笑说,“时间可真是太快了,我觉得我还年轻呢。”

“不能想象。”顾泠摇头,“多过几年吧,我还没到想抱孙子的年纪。”

“不要那么紧张,孩子们都很聪明,会处理好自己的事。”苏凉拉着顾泠的手晃了晃。

顾泠也忍不住笑了,“我知道,景云很好,可能……我是有点心里不平衡?毕竟,当年我追你那么难。”

苏凉对此不认同,“明明你表白次日我就答应了。”

“谢谢你答应。”顾泠偏头亲了一下苏凉光洁的额头,“一转眼,孩子们都跟我们那时差不多大了。”

“大神觉得日子无聊了?”苏凉笑问。

“当然不。”顾泠摇头,“这些年一直没能甩开孩子们,现在他们也长大了,我们今夜就私奔吧!去南边,出海,找个小岛,体验一下荒野生存?”

“你舍得刚回家的宝贝女儿?我不信。”苏凉摇头。

“她只惦记哥哥了,随她开心吧。”顾泠的语气透着点幽怨。

……

翌日,顾小暖起床推开窗户,就见两个哥哥又在楼下湖边练剑,几年如一日。

等顾小暖收拾好出门,见顾泠和苏凉的房门还关着,有些奇怪,过去敲门,没人应。

“大哥二哥快来!”顾小暖一声呼唤,万正阳和姬天阳立刻冲了进来。

三人打开了门,里面整整齐齐,但空无一人。

姬天阳发现了桌上的信,拆开,里面薄薄一张纸,上面是顾泠越发龙飞凤舞的字迹,“走了,勿念。”

“我去!无情!”姬天阳吐槽,“师父就算要甩开我们出去玩儿,也多写几个字儿啊!跟我们是捡来的一样!”

“我是亲生的。”顾小暖拿过信看了看,“哎,有没有可能,昨夜有坏人来把我爹娘掳走了,还模仿我爹的字迹留书?”

万正阳笑着摇头,“不可能的,小妹不要乱想。”

“那好吧。”顾小暖笑起来,“随他们开心好了,要不是因为我,爹早带着娘隐居了。”

姬天阳又拿回那张纸,“我要把这个裱起来,挂在墙上,让大家都看看师父的一片爱女之心。”

“啊,我忘了告诉爹,我出去掉了一根头发,二哥你躲过了一顿打,不过你已经在追求下一顿了。”顾小暖笑嘻嘻地说,“我约了景云哥哥今日去爬山,你们去不去?”

万正阳摇头,“我家里有事,等会儿要回去,今日不去了。小树你跟他们一起去吧。”

姬天阳嘿嘿一笑,“那我必须得去啊!我得看着小妹,不然师父师娘回来,发现小妹被拐跑了,那我就不是挨揍的事了,我跟大师兄,咱俩都直接逐出师门了。”

顾小暖眨了眨眼睛,“我爹娘……应该不知道我跟景云哥哥的事吧?”

万正阳轻笑,“本来大抵是不知道的,不过听师公说,我们回来之前,景云连着八天天天过来找你,师父师娘再不知道就不可能了。”

姬天阳乐了,“我怀疑三师弟就是故意的,他不敢明说,但又想暗示师父师娘,先让他们有点心理准备!果然,我就说他从小就是个笑面狐狸吧!”

……

此时,顾泠和苏凉已经骑着马离开京城很远了。

傍晚时分,两人正好到了一处辽阔的荒原上。

正值金秋时节,夕阳的金辉和荒原上的野草交相辉映,美不胜收。

两人牵着马,慢慢往前走,苏凉在听顾泠讲他自己的一个科幻的构思。他如今的知识储备,和思维方式,比现代人更像现代人。这几年没什么杂事,顾泠写了几本书,什么类型都有,苏凉是他的忠实读者。

一直到天色渐暗,两人休息过,才再次上马往前走。

“哎,大神,你有计划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吗?”苏凉问。

顾泠的笑意被暗下来的天光映照得格外温柔,“先过三年吧。我们不在家,景云跟暖暖就不能定亲。”

苏凉噗嗤一声笑了,“你这当爹的,也是绝了。不过三年的话,我支持,他们现在确实太小了。但我们要错过暖暖及笄了。”

“那不重要。要不,五年吧?”顾泠问。及笄在这个世界是代表女子可以嫁人了,顾泠觉得他女儿太小,还不能嫁人。

苏凉笑着骑马往前跑,声音在风中飘扬,“你猜会不会不到一年孩子们就找到我们了?”

“只要我们不想被找到,就不会。”顾泠策马追上去。

两人走走停停,没有任何计划,全看心情,数日后,到了迦叶城,还去蔺家的柑橘园里偷了一篮橘子,然后便乘船出海了。下一个目的地是星落岛旧地重游。

夜里,顾泠和苏凉任由船在海上飘荡,他们并肩躺在船上,看着夜空中璀璨的繁星,闭上眼睛,仿佛身处摇篮中一般,让人浑身都放松下来了。

“大神,如果时间能重来,你希望回到人生的哪一刻?”苏凉问顾泠。

顾泠认真思考了好大一会儿,才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希望回到跟你表白的那日,当时表现太糟糕了。”

苏凉侧脸看着顾泠,眼眸亮晶晶的,“好,闭上眼睛再睁开,我们现在回到那天了。顾美人,你可以对我表白了。”

顾泠眸光灼灼,一个字没说,吻上了苏凉的唇。这就是他当时最想做的……

“苏凉。”

“嗯?”

“其实,几年前有一天夜里,我梦到我穿越了。”

“嗯?你怎么没提过?你穿越之后怎么样?快跟我讲讲?”

“那个梦很短,我发现我站在一个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身边没有你,我心中惊惧,就被吓醒了。”

“哈哈,大神你真可爱。我有没有说过,我真的很喜欢你?”

“我更喜欢你。”

————————完结——————

本书正式完结了,有很多话想说,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感谢大家的支持和肯定!

2022年是不容易的一年,新的一年开始了,春节也快到了,顾美人和苏小凉携书中可爱的孩子们给大家拜个早年,希望大家不管在哪里都能一切顺遂,平安健康喜乐,爱你们!

新书正在准备中,等准备好了会发布,希望到时还能得到大家的支持,谢谢~~(*^▽^*)

(本章完)

欢迎分享转载→ 女人被强奷到高潮动态图 公嗲嗯啊轻点老王和小丽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