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祝福语 > > 本文内容

小sb是不是想被c了 乱肉合集(二)

发布时间:2023-01-03 08:3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91)



    林叶在坐着马车去臻元宫的半路上,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就又想到了那天天子对他的交代。

连续说了三遍的那个交代,甚至还让林叶因此而发了个誓。

按理说,天子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相信发誓这种行为?

这世上百分之七十八的女人都不会相信男人发的誓,还有百分之二十一连发誓都不听。

剩下百分之一的女人会相信男人的誓言,但有时间限制。

天子这等智慧,这等城府,这等用人心术,又怎么会把希望寄托在让林叶发誓上?

所以从那天开始,林叶就一直都在思考,天子让他务必记住的那句话到底有几层含义。

天子说,不管将来辛言缺做出什么决定,你必须要无条件的遵从。

如果说这是在提醒林叶,将来辛言缺登基称帝之后不管怎么对你,你都不能反抗。

那还不如说是在提醒林叶,辛言缺早晚都会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交代给你。

这是林叶目前不能理解的第一件事,还有第二件。

就是辛先生。

辛先生从云州回来之后,明显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在林叶十几岁刚到云州的时候,辛先生看起来虽然有些鲁莽,有些不着调,但不像是个笨蛋。

从他给林叶外力开窍那件事能看出来,辛先生确实不像天子,他就不是个心眼那么多的人,所以他才叫辛言缺。

可是那时候不管是对于局势的判断,还是对各种事情的分析,都很从容。

回到歌陵之后,尤其是在确定他要先继承掌教之位,再继承天子之位后,他的举动越发的让人看不懂了。

最让人看不懂的一点就是陈微微,辛先生为什么要提拔陈微微?

如果是辛先生骨子里对掌教真人的反抗,骨子里对天子的反抗在作怪。

那也不合理。

因为辛先生没必要用提拔陈微微来表示自己的反抗,那不是反抗,那是恶心人。

恶心了掌教真人也恶心了天子,辛先生只是想反抗,又不是厌恶掌教真人和天子,所以他为什么要恶心那两位?

林叶总觉得辛先生在密谋什么事,而且辛先生密谋的这件事,一定没和掌教真人商量过,也一定没和天子商量过。

每个人似乎都在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并且做出了一些让人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举动,但一定都有深意。

比如,天子和林叶现在就像是在玩一场闹剧。

就因为天子必须把兵权交给林叶,因为只有林叶才能对辛先生不生二心。

但天子又不得不让林叶成为孤臣,让朝中文武都和林叶保持着足够的距离,甚至是敌对仇视。

这一点毋庸置疑,从一开始天子就把林叶打造成了一个和勋贵旧族势不两立的角色。

现在这个角色已经立起来了,不可能改变。

这闹剧的结果就是顺着天子的安排来的,下一步,就是兵部因此而得到整顿,一批人会因此远离朝堂。

这不是为林叶铺路,这还是在为辛先生铺路。

天子让林叶做京州大营大将军,他的兵马还不受兵部调令,这是留给辛先生的一把只有辛先生能握住的刀。

局面如此明朗,为何辛先生要昏招迭出?

天子一定也在猜测是为什么,这和天子对林叶的那句交代也一定有所联系。

但林叶到现在也没能想明白,这其中的联系到底是什么。

马车里,兵部尚书尹重体看了看古秀今,古秀今对他不漏痕迹的示意了一下。

林叶当然能看出来,但林叶装作没有看出来。

从这种迹象来分析,只能说明是尹重体有话要对林叶说,且一定是陛下让他说的。

“大将军。”

尹重体道:“其实你也确实该反思一下,这事你做的太过分,陛下的脸上都跟着没了光彩......”

这句铺垫,大概就是要提前让林叶感恩戴德,在一会儿见到陛下之前就感恩戴德。

尹重体道:“上次大将军进宫见陛下之后,陛下虽然没有和大将军说什么,但立刻又把我召进宫里,陛下和我说了很多,处处都是在为大将军着想。”

古秀今在这时候咳嗽了几声,似乎是在提醒尹重体不要什么都说。

尹重体装作没有理解古秀今的意思,但这正是古秀今的意思。

古秀今只是在演戏而已,演的是他对于尹重体要说什么完全都不知情的角色。

此时有些话由尹重体说出来,而不是和天子更为亲近的古秀今说出来,是因为林叶和兵部的矛盾。

天子一手造出了林叶和兵部的对立,但天子不希望这个对立强烈到影响朝廷稳定。

所以由尹重体这个兵部尚书出面来和林叶说几句听起来比较暖心的话,用以缓和林叶和兵部的关系。

哪有什么随口而言,到了这个层面,他们之间的每一句话或许都带着目的。

大人物们之间的交流,永远都不会那么粗浅直白。

尹重体装作没有明白古秀今什么意思,一脸真诚的继续说了下去。

“大将军啊,你离开臻元宫的时候陛下还在发脾气,没有和你明说要把你调任到什么地方,可很明白的交代我去办了。”

他笑着说道:“大将军,还是得陛下隆恩眷顾的第一人啊......”

林叶配合着说了一句:“尚书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尹重体道:“陛下已下旨,让兵部出面去改造怒山大营,不久之后,陛下也会下旨将大将军的怯莽军调入京州,怒山大营改为京州大营,大将军要留在京州继续做大将军了。”

林叶装作惊喜道:“真的?!”

尹重体:“当然是真的,难不成我还会骗大将军?”

林叶立刻感慨道:“我这个人真是目光短浅,陛下待我如此好,我却还在埋怨陛下,我可真是该死啊。”

坐在旁边的古秀今在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大将军你这戏是真的又假又敷衍。

“所以,一会儿进宫见了陛下,我觉得大将军还是先认个错,毕竟咱们是做臣子的,而且毕竟是有错在先。”

尹重体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这么说可能显得直了些,大将军不要怪我。”

林叶抱拳道:“多谢尚书大人的提醒,我还是太年轻,太年轻啊......年轻就是不行,没有阅历,人又莽撞,以后还得多指望着尚书大人......”

说到这又看了看须弥翩若:“还有须弥大人多多提点。”

须弥翩若一扭头,看都懒得看他。

尹重体该说的话说完了,陛下交代给他办的事也就到此为止,他在心里松了口气,心说大将军你愿意演你就继续演,反正以后咱俩也确实打不着什么交道了。

到了臻元宫外,马车停下,古秀今带着他们几个往宫里走。

林叶故意拖到最后,古秀今明白他是有话想好自己说,也逐渐放慢了脚步。

等两人并肩走在一起,而那两位大人又很识趣的加快了脚步之后,古秀今问了一声:“大将军是有事要和我说?”

林叶道:“一会儿还得指望着古公公帮忙。”

古秀今笑道:“大将军一会儿就会被委以重任,以后长留歌陵,是我要多指望着大将军关照才对。”

林叶道:“你指望我那是以后的事,我指望你是马上的事......一会儿陛下必然要生气,必然故意不马上见我,必然会让我在外边罚站,到时候你帮我多说两句好话。”

古秀今道:“大将军想多了。”

林叶道:“陛下这次不会让我在外边罚站了?”

古秀今:“不会让大将军罚站了,我估计着是罚跪。”

林叶:“......”

说着话,众人到了御书房外边,古秀今先进去禀告。

不多时,林叶就听到天子在御书房里边说话了,声音之中就带着些怒气。

“让须弥翩若和尹重体滚进来见朕!”

然后林叶就听到古秀今试探着问:“圣人,那大将军他呢?”

天子怒道:“让他在外边跪着!一直跪着!”

林叶听到这话,心说一声得嘞,不等古秀今出来,他主动的就在门外跪了下来。

古秀今出门一看,差一点没笑出声。

更让古秀今没有料到的是,林叶竟然还有准备。

他从衣袍下边拽出来个棉垫,也不知道之前是藏在哪的,此时铺在地上,这样最起码跪的舒服些。

林叶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古秀今不要说出去。

古秀今心说大将军啊大将军,你是什么都猜到了你还装,但凡有一样你没猜到的,你都不可能带个厚厚的棉垫进宫来。

他假装语气严厉的大声说道:“陛下旨意,让林叶在外边跪着,一直跪着!”

林叶也大声回了一声:“罪臣林叶遵旨。”

古秀今蹲下来,小声问林叶道:“大将军你这棉垫,是什么时候藏起来的,一路上都没有看到,在大将军府门外的时候也没看到啊。”

林叶道:“这可是个好东西,不是我这次有所准备,是我每次都有所准备。”

他把声音压的极低:“这一个棉垫就有三大功效,着实是一等一的好东西。”

古秀今问:“向大将军请教,这三大功效都是什么?”

林叶道:“一,如果出门走的累了,有没有地方休息,随时把这棉垫拿出来坐着用,可保屁股又暖又软。”

“二,如果是陛下生气的时候,这东西能护着膝盖,最起码不至于硌得慌。”

“三......”

林叶神秘兮兮的往左右看了看,然后示意古秀今再凑近点。

古秀今往前探着身子凑近林叶,林叶在他耳边解释了一下这第三个妙用。

“就拿今日来说,陛下让我一直跪着,天知道跪到什么时候去,万一有尿憋不住了怎么办?”

听到这句,古秀今的眼睛都睁大了。

林叶道:“这可是棉花的,存水啊......而且这个姿势之下,用袍子盖住,谁知道我尿了还是没尿。”

古秀今那张脸都变得奇奇怪怪起来,好像掌握了什么了不起的本领.......但他很抵触。

林叶道:“古公公回去吧,我等着陛下叫进就是了。”

古秀今往下看了看,纠结半天,还是问了一句:“大将军,能不尿还是别尿了吧?那东西,虽然存水,可你再坐上去......它也吐水啊。”

这次轮到林叶那张脸都变得奇奇怪怪起来。

欢迎分享转载→ 小sb是不是想被c了 乱肉合集(二)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