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老公总是吃我的奶奶该怎么办 花城谢怜肉开车超细写

发布时间:2023-01-03 11:2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65)



    “卡察。”

一声脆响,白骨眉心嵌着的那颗宝石,碎了。

这一刻,它失去了活性,如同实验室里的标本,手持画笔与颜料盘,面对画架,一动不动。

一股不知道从哪里吹来的微风拂过,将画纸从画架上带了下来,翻飞飘荡,落地,倒扣。

“走,跟我去喝酒。”

马瓦略伸手抓住卡伦的胳膊,他现在需要找个人去倾诉,不在乎丢脸不丢脸,他觉得似乎这样就能够将自己脸上的火烧温度给分出去一点。

“可是,还没有下课。”

“逃课没事的,我帮你说。”

“这不是有事没事的问题。”,

在来秩序大学之前,卡伦是知道这里肯定有很多优秀的学生与优秀的老师,但是他没想到能这么优秀。

无论是上午希德罗德的《神史哲学》还是现在正在上的《邪教的判定与认知》,老师的讲课水平,都超出了卡伦的预期。

希德罗德给自己提供了另一个关于疯教皇的思路,也蕴含着新的一套光明之神的结局解释逻辑。

这位女教授则是将壁神教的预言原理剖析得很是透彻,卡伦相信,连贝德先生和皮亚杰他们本人,大概都从未想到过这一层。

毕竟,壁神教被打成邪教后,信徒虽然一直存在,却早已丢失了体系;

而秩序神教永远矗立在这里,历代先人的智慧、分析、研究,这种健全体系下所不断堆叠起来的认知深度与知识储备,是十分可怕的,甚至能对前者进行碾压。

所以,可以说秩序神教比大部分它所判定的邪教信徒,更懂邪教。

卡伦真心觉得,能在这里上课,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就算这次结业了,以后自己应该也会经常过来蹭课旁听。

“可是,我现在需要倾诉。”马瓦略有点烦躁,“你不能让我一个人待着,否则我说不定会去校长室门口嘶吼。”

“那你进来吧,陪我一起听课,等下课。”

“什么?”

不等马瓦略回答,卡伦转身,径直走向自己先前所坐的后排。

“喂!”

马瓦略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来,在卡伦旁边坐下,问道:“这堂课的主题是什么?”

“在讲壁神教。”

“你对它感兴趣?”

“很有意思,好了,叫他们起来吧。”

马瓦略有些无奈,开口说道:“学生们请起,老师,请继续上课。”

“谨遵旨意。”

“谨遵旨意。”

学生们全部起身,回到自己座位,女教授也回到了讲台前。眼下,原本很正常的一堂课,一下子变成了“公开课”。

一般这种“公开课”都是带着“表演”性质的,尽可能地让课堂表现得更活跃也更生动,毕竟讲课老师所面对的,还有坐在下方的其他老师包括学校领导的考核与评判。

但这一次,坐在下面旁听的可是神子大人。

就算是将校领导捆成一圈丢在这里,都没有一位神子大人带来的压力大。

女教授咽了口唾沫,如果早知道神子大人会来,她大概会提前预演备课,安排好到时候举手回答问题的学生,甚至提前考核好回答的内容。

现在,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

学生们也是一样,原本大家对卡伦出现在这一堂课上表现得很欢呼雀跃,十分激动;可是此时,就没有人敢回头去打量那位卡伦部长了,大家都坐得笔直,神情严肃,“认真听讲”

大家都是信徒,大家都属于神教序列,作为神教的一员,你不敬畏“神”还想去敬畏什么?

马瓦略对卡伦说道:“我在她家里做了一件极蠢的事,和你分开后,我回到她家,看见她正在洗盘子。”

“你和她同居时,见过她做家务么?”

“没有,她连垃圾桶都不倒,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不喜欢家里有其他人,有了她一倜我都已经很难受了,所以我没用女仆,家务活像清扫这些,都是我干的。

你让她出门上班时把垃圾袋带下去,她都会忘!”

“所以你说你回去后看见她在洗盘子。”

“咦,对哦……”马瓦略眨了眨眼,不可思议地重复道,“她居然在洗盘子!”

卡伦拿起钢笔,开始记录讲台上女教授继续往下讲的重点,她指了指白骷髅,说道:

“同学们,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当壁神教的预言作用到你身上后,你因为自身以及自身关系上的羁绊,对预言进行了回击,很多时候,画出预言画的人以及被预言的人,在这期间其实自我是不具备这种特定认知的,交锋与对抗,往往处于无形之中,就比如我们的卡伦部长……我们的卡伦同学,当伟大的神子大人出现时,牵扯在他身上的影响,就被神子大人身上的神性所化解了,甚至……颠倒了。”{13

女教授顿了顿,还特意升华了一下主题:“这就是赞美伟大秩序之神的馈赠!”

分支神这种存在,本就是寄托于主神,所以一切荣耀,都归于主神。

同学们纷纷双臂交叉置于胸前,齐声道:“赞美伟大的秩序之神!”

马瓦略和卡伦做起了一样的动作,不过马瓦略嘴里还是在继续说话:“盘子碎了,她收拾碎盘子……”

“盘子怎么碎的?”

“还能怎么碎,不小心打碎的啊。”

“这里是几楼?”

“六楼啊,这间教室。”

“你从窗户跳下去,会死么?”

“怎么可能会。”

“所以盘子为什么会碎?”

“是啊,盘子为什么会碎?”马瓦略微微皱眉,“她的手指还被碎片划破了。”

“所以手指为什么会划破?”

“是啊,手指为什么会划破?”

马瓦略低下头,开始思索。

在常人眼里很正常的事,但在一些特定人群里,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神官,尤其是高级神官,和普通人是不一样的。

思索了之后,没有得出答桉,马瓦略问道:“是为什么呢?她故意的?她为什么要故意?”

“你来到她家了,你主动做出了姿态,她在给你回应。”

“你的意思是,她在故意和我互动?”马瓦略嘴角露出了微笑,眼睛也在此时有了亮光。

作为高高在上的神子,他其实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单方面的主动,只能收回冷冰冰的墙壁。

卡伦对他的这种情绪其实很理解,因为就算撇开他神子的身份,正常人对异性示好或者示爱,被拒绝后第一反应也普遍不是没能继续这段感情的惋惜,而是……丢人和伤自尊。

而如果你的主动,得到了来自异性的回应,你发现她也在对你进行呼应时,那种精神上的互动欢愉,往往是爱情最初始的甜蜜。

卡伦原本没奢望神子大人和区长大人会迸发出所谓的感情,然后真的走入正常的婚姻模式,可现在看起来,好像还真有这方面的趋势。

现在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位神子,还真有恋爱后智商降低的感觉。

“然后呢,你怎么做的?”

“我?”马瓦略抿了抿嘴唇,还是说了出来,“我问她痛不痛,然后我就拿起碎片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说,还好,不是很痛。”

卡伦不说话了,低头,继续记笔记。

“我是不是很蠢?”

卡伦不回应。

“卡伦,你说啊,我是不是很蠢?”卡伦依旧不回应。

“是吧,我很蠢。”神子大人放在课桌上的双手交叉,后背后靠,目光向上看去,“蠢得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你是没看见她看我做那些举动的眼神。”

“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卡伦开口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找到一个人,在她面前不用摆架子,不用装样子,可以尽情地展露自己的愚蠢还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11

“这……”

女教授在讲台上继续讲课,下面的学生都听得很认真,除了有两个“同学”竟敢公然地坐在后排在她的课堂上说悄悄话。

放在以往,她应该早就把那两个学生提熘上来进行惩戒以严肃课堂纪律了。

可现在,她还得控制自己的讲课声音与节奏,以免影响到他们说悄悄话的兴致。

终于,铃声响起。

女教授如释重负,开口道:“下课。”

学生们也都长舒一口气,但大家都没动。

“下课了。”马瓦略说道。

“嗯。”

卡伦收拾好笔记,站起身,走下去,马瓦略跟着一起。

经过讲台时,卡伦将自己的课表递送过去,等女教授签完字后,卡伦对她半鞠躬致谢。

等卡伦和马瓦略离开后,女教授又重复了一遍:“好了,下课。”

“哗啦啦……”

学生们纷纷趴着或靠着,只觉得浑身酸疼。

“你要不要换个方式?”卡伦说道,“你想一路被跪出去么?”

“我知道。”马瓦略身形被一团黑雾包裹。

卡伦也默默地戴上了一副银色面具。

“接下来去哪里?”

“找你妻子,她安排的饭局。”

“我妻子在哪里?”

“这个问题不适合问我。”

走出教学楼,就看见停在台阶下的一辆贵宾车,加斯波尔正站在车门旁,车里面还坐着人。

“区长大人。”卡伦向加斯波尔打招呼。

加斯波尔指了指车里面,说道:“上车吧,贾克斯院长在里面。”

贾克斯.波利――秩序大学刑侦院院长,这个院里的学生毕业后大部分都会进入秩序之鞭体系,可以说,它是秩序之鞭的人才培育与输送摇篮。

学院派之所以能成为秩序神教内一股无法被忽视的政治势力,根本原因还是在于这个派系掌握了人才培育输入口,同时自身还拥有不断的新鲜血液加入。

而且,该派系普遍还有一个特征,那就是它的主体或者叫中坚层,基本都是普通神官,和那些有家族有势力遮蔽的群体不一样。

不准确地说法就是,一群原本没有势力“年轻人”,通过自我抱团取暖的方式,组建了一个由“没势力的年轻人”所组成的势力。

卡伦坐进贵宾车,向坐在里面的贾克斯院长行礼。“院长大人。”

贾克斯没有说话,只是很平静地看着卡伦在车内将礼仪做完,并未表现出很和蔼的姿态,也没有提前伸手搀扶打断礼仪。

卡伦准备在院长旁边落座时,贾克斯冷冰冰地开口道:“坐后头去。”

卡伦知道,这是在故意打磨和观察,也就是所谓的“熬鹰”。

这也充分证明,学院派是想要接纳自己的,否则没必要现在就给自己上规矩。

“是,院长。”

卡伦坐到了后面。

然后,化作一团黑雾的马瓦略进来了,他看见了坐在后面的卡伦。

贾克斯见状,脸上露出了惊愕的神情,他是真不知道神子大人竟然也在这里,可见,加斯波尔并未提前告诉他。

“拜见神子大人。”

“哦,你好。”

贾克斯行礼,跪伏下来,马瓦略没伸手去搀扶,也没让他不要这么庄重,就这么看着他,走完整个流程。,

见差不多了,马瓦略才说道:“起来吧。”“是,神子大人。”

贾克斯起身。

马瓦略说道:“坐后面去。”

“是,神子大人。”

贾克斯院长坐后面去了,和卡伦并排。

随后,加斯波尔上了车,马瓦略和她坐在前排。

司机开动了车,向校门口驶去。

秩序大学里没有人车分流的说法,毕竟有时候连体型巨大的妖兽都能进来,这种车就不算是什么问题了。

驶出校门后,车继续行驶,来到了盆地的背面,这里风景很好,还有一座巨大的水潭,围绕着水潭有一个建筑群,像是一个度假小镇。

说是饭局,但车不是停在饭店门口,而是一栋宅院前面。

马瓦略和加斯波尔先下了车。

神子大人直接走到水潭边,开始深呼吸,拥抱大自然。

因为多了一个外人,所以加斯波尔主动陪着神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性格温柔随从自己丈夫的妻子。

马瓦略忽然笑着说道:“以后我们也找一个这么风景好的地方,住下来吧。”

加斯波尔先是微微有些惊愕,这还是自己未婚夫第一次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但她还是本能地回答道:

“不,我需要工作来实现我对秩序之神的誓言。”

马瓦略嗫嚅了一下嘴唇,忍住了没说:你把我陪伴好就是对秩序最大的贡献。

而是换了个方式,说道:

“我的意思是,等我们老了后。”

“老了后的归宿,是第一骑士团,那是我的目标。”

马瓦略恼了,问道:“所以,你是打算在自己身体素质下滑后,就立刻服毒自杀好保证你进入第一骑士团后的战斗力么?”

加斯波尔回答道:“不错的方法。”

马瓦略舔了舔嘴唇,说道:“我想要的是一个家庭,我想要一个正常一点的家庭生活。”

加斯波尔说道:“但在我眼里,和你在一起,不是生活,而是工作。”

马瓦略有些烦躁地说道:“我答应过你,我不会影响你的工作的,我会支持你的工作,毕竟我也有工作,我的想法就是,在工作之余,我希望可以得到……”

“可是你已经影响到我的工作了。”

“你……”

“如果没有影响到,我现在不会出现在这里,为我下属交接我的位置做铺垫。”

“那是意外,我对你说过的,那是意外!”“我只知道,你违背了承诺。”

马瓦略咬着牙,他转过头,看着加斯波尔。

加斯波尔避开了他的视线。

有些时候,愤怒,就是这么来的,可能先前看起来还你好我好非常好的一对人,莫名其妙地就爆发了剧烈的争吵。

感情中,最大的情绪伤害不是来自于所谓的口角和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而是勐然间,因为这些事情,你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这样的自我反问:

“为什么,我就要和这样的人过一辈子?”

潭水边的风吹动了加斯波尔的头发,她伸手将一缕头发从唇边挪开。

她有种直觉,很清晰的直觉,她觉得自己刚才的回复,是错的。

但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当自己未婚夫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时,她的本能,让她进入了按照以往既定的行事与认知风格。

那个话多又损的老头,为什么现在不在这里?

“啊哈,闹矛盾了。”

远处另一栋别墅阳台上,一只癞蛤蟆正趴在望远镜前看着,同时,癞蛤蟆的后背发射出光芒,将看到的画面投影到墙壁上。

这里,站着两个人老人,一位是希德罗德,另一位,则是一身严肃黑衣的老妇人。

老妇人叫尹妮弗来.德卡.鲁米那,是秩序大学总教导处主任。

之所以要通过一只癞蛤蟆来观察,是因为只有经过这样的“过滤”,才不会让被观察者察觉到。

希德罗德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说道:“孙女和你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

两位老人,都能读懂唇语。

尹妮弗来冷冰冰地看了一眼希德罗德,说道:“他们的结合,本就是工作。”

“呵呵,我秩序神教又不像那些极端教会那样,主张扼杀人伦灭杀私欲,还有就是,你是她的奶奶,在这个时候,你居然不是在为她的未来家庭生活而担心,呵呵。”

“至少,我们的神子大人,不像你这样。”“不像我这样,哪样?”

“外面人都说你在这段感情里付出了很多,你做到了最好,是我的问题,才导致我们离婚,包括我当初还在世的父母以及我的兄弟姐妹和老师,他们都这样认为。”

“嗯,是的,没错呀?”

“但只有你我心里清楚,我们离婚,到底是因为什么,到底是谁先逼迫谁的!”

“是我逼迫你的呀?”希德罗德一边笑着一边又继续喝了一口酒,“婚后,我后悔了我发现你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我原本以为你就算是一块石头,时间久了也能梧热,结果我发现我错了,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不成熟得多。你任性,你自私,你一切都以自我为中心,你甚至排斥在日常生活中把自己的情绪分润给我,给你的丈夫。,17

所以等我醒悟过来后,我就打算结束这一场婚姻了,我不想再被你拘禁在这一片沼泽里,沉闷压抑得让我近乎无法呼吸。

我要和你离婚,我要和你分开,但我又不想背上不好的名声,也不想承担道德负罪感。

你的父母对我很好,你的兄弟姐妹们当初也帮了我很多,你的老师也曾提携过我一起去参加机会难得的考古行动。

除了你之外,你身边的几乎所有人,都对我很好。

我可以对不起你,但我不能对不起他们,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

“这就是我最瞧不起你的一点,也是一直以来我最恨你的一点,希德罗德,你这个虚伪的家伙。”

“我虚伪么?是的,我虚伪吧,我一直都把自己能做的都做好,把一个丈夫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承担了,把生活把家里把你的生活和工作,都帮衬得极有条理。

我要让外人看见我的付出,我要让我自己,知道我的付出。

然后我故意不再像以前那样每天等你下班后腆着脸和你说话,故意不再像以前那样在饭桌上单方面地讲述自己的工作,故意不继续去询问你的烦心事哪怕一次次地都只能遭遇你的冰冷回应。19

我把你的生活照顾得很好,但我就是故意不想理你了。

因为我知道,以前我想融入你时,你虽然拒绝,但你很享受这一过程,我一次次地将你的脚捂在自己胸口,你会一次次踹开,但你喜欢这种互动。

我就是要让你先受不了,我就是要让你无法忍受,我就是要让你先说出:我们离婚吧。

你知道么,

当你主动说出这句话时,

我,

如释重负。”

希德罗德伸了个懒腰:“多好,离开你之后,我过得很自在,很愉悦,也很放松,除了你的孙女受你影响感知到了点什么,这世上所有人,都认为是我被辜负了,哈哈!”

尹妮弗来沉着脸,说道:“我找你说过,可以重新开始。”

“可是,我为什么要和你重新开始?尹妮弗来,我受够你了,真的,你以为你会真的改变么?我凭什么要赌你是否真的会改变?

我凭什么要找一个叫做‘婚姻’的囚笼,把自己锁在里面,每天像祷告神灵一样,祷告你赐予我一点点怜悯?

我信奉的是秩序之神,而不是信奉的你!

还有就是,凭什么?

凭什么在结婚后的那些年,你能毫无心理负担地这样对待我?

如果你说你没长大,如果你说那时候你没有成熟,如果你说这场婚姻,是你父母推动的,是你父母和老师,选中了我。

那你为什么要在教堂里举办的结婚典礼上,答应做我的妻子?

尹妮弗来,我有没有警告过你,让你离你孙女远一点,你不听,好了,现在你孙女变得是不是和你年轻时很像?

是你把孙女推荐上去的,在那之前,你们甚至都没有通知过我!

现在,恭喜你,尹妮弗来,你的孙女将得到和你当初一样‘幸福’的婚姻。

还有就是,神子普遍晚年受‘大人’影响日趋严重,神教历史上,伴随着年纪上升性格变得极端的神子,可真的不少。

如果他的性格和我今天认识的那个叫卡伦的学生一样,我反而不担心了,因为我能感觉到,卡伦这个学生他头脑很清晰,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怎么去做去获得。

可这位神子不一样,他不知道自己具体想要的是什么,但他内心有渴望,他会一次次地去尝试追逐,如果一次次碰壁的话,他会愤怒,他会绝望。

他的性格其实不成熟,他骨子里有极度自私的一面,他并不能很好地规划和约束自己。

他,又不能离婚。”

希德罗德将酒杯放下:

“尹妮弗来,我不是在吓唬你,你也不想若干年后,在你自己还没死前,先收到你亲孙女病故的消息吧?”

下车时,贾克斯开口说道:“看来,你和神子大人的关系很好。”这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

卡伦知道,贾克斯不会因为自己和神子关系好而转变对自己的态度,因为神子身份尊贵,谁见了都得跪,但神子……也很难影响到现实里的工作运行,他们是高贵的吉祥物,大家都尊重也都膜拜,但被摆得太高了,手够不着下面的。,2

“是的,算是,好朋友。”

“嗯。”贾克斯点了点头“今天会给你介绍一些年轻人,希望你们也能成为好朋友。”

“年轻人?”

“哦,对于我来说,他们是年轻人,对于你来说的话,他们的年纪已经有点大了,呵呵。这也是我们很看好你的原因。”

“谢谢您的欣赏。”

“互相成就而已,这是一场交易,我们各取所需,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我们可以再奢侈一点,加上一些感情上的因素,比如你对我们的归属感,我们对你的更加欣赏与认同,你觉得呢?”1

“这是应该争取的。”

“很好,我喜欢你的坦诚。”

“我也是。”

潭水边,马瓦略径直走开了,加斯波尔看了看这边,对贾克斯示意了一下,还是跟着马瓦略的步伐一起离开。

她组的局,她可以不用来参加,至少,她要在明面上以自己未婚夫为主。

但卡伦却留意到,马瓦略因此更加烦躁了,他开始用力甩动着衣袖,他感到了压抑。

“我们进去吧。”

“好的,院长大人。”

卡伦跟随着贾克斯进入宅院,穿过大门,经过玄关,来到客厅,客厅很大,摆放着很多大沙发,像是一个俱乐部。

事实上,学院派的发源地,就是秩序大学里的一个社团,那个社团的初代建立者在神教内普遍得到了高位,然后这一社团传统就被延续了下来。

客厅里,坐着六十多个人,人数规模,比卡伦预想得要大得多。

他原本以为就三四个人大家走一个流程,达成一些共识就可以了,没想到,这真的是一场大派对。

贾克斯拍了拍手,说道:

“现在,欢迎社团的新人,我们约克城大区秩序之鞭的卡伦部长!”“干杯!”

“干杯!”

所有人都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或者水杯,没有喧嚣,没有混乱,没有尖叫,一切都显得很绅士内敛。

接下来,卡伦在贾克斯的带领下,手持酒杯,和一个又一个人互相见礼,对方会主动报出自己的职务,然后抿一口酒,贾克斯也会在旁边做一些补充。

有点像是婚宴上,新郎被带着去见亲戚。

其实,本质上真差不多。

大家需要一个场合,需要一个媒介,来进行认识。

这个社团,就是婚礼,通过它构建出的平台,大家编织出一个新的关系网,形成一个圈子。

婚宴上的认亲戚,也是关系网的新补进,历史上很多名人,都曾靠过家庭另一方的关系获得助力取得成就,只不过对于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够不着,所以就沦为了单纯地形式。

卡伦对这个氛围,不是很喜欢,但也不算排斥,因为大家都很礼貌,也很规矩。

这也是学院派一直是教会中间派系的原因,它的组织架构和成分构成就注定它很难拥有太高的凝聚力,凝聚力不高就自然没有太强的战斗力,但同时它又保证了下限;

所以学院派在秩序神教,一直保持着存在感,但也就仅限于很有存在感。

这次“饭局”,地位最高的三个人,卡伦是最后见的,他们不在客厅里,而是在单独的一个书房,卡伦被贾克斯带进来时,他们三人正在喝茶。

一位是秩序大学序列排名第三的副院长,杰克斯.莫文森,他的权力很大,因为排在他前面的很多都是荣誉挂名性质的,并不管事。

一位是秩序之鞭纪律委员检查部的部长,安迪劳.卡夫,虽然都是部长职位,但卡伦是地方大区的,他是总部的。

一位是封禁空间对外办公室主任,帕雷.西顿,封禁空间是个高级别部门,对外办公室……基本就等于掌握了神器外借和运用等权力。

这三位,母庸置疑,都是自己所在部门里的大老级人物,平时想见都见不到,想预约都得排进垃圾桶。

可以说,他们今天出现在这里,就是对卡伦最大的礼遇与重视。

杰克斯:“嗯,真年轻啊,让人羡慕的年纪,让人眼馋的青春,让人期待的未来。”

安迪劳:“执鞭人曾几次提起过你,卡伦,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的名字,已经被执鞭人记住了。”

帕雷:“以后想申请借用神器,联系我的办公室秘书安排,呵呵。”

贾克斯开口补充道:“加斯波尔区长正在和神子大人在湖畔散心。”

杰克斯:“她现在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是该暂时卸下担子了。”

安迪劳:“我负责卡伦的新区长提名,我相信,执鞭人那里,会很顺利地通过。”

帕雷站起身,走到卡伦身后,双手放在卡伦肩膀上拍了拍,笑着说道:

“那我就等着给我们的卡伦部长发祝贺公函了,哈哈哈;

哦不,

是,

卡伦区长大人。”

欢迎分享转载→ 老公总是吃我的奶奶该怎么办 花城谢怜肉开车超细写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