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治出轨男人最好的办法 车子每颠一下就深一点

发布时间:2023-01-03 03:35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25)



    “老五?”老皇帝忽然想起来了,老五一直没吱声,便点了他的名。

老五其实颇有些犹豫,支持玉柱吧,必然会得罪一大帮子的世袭王爷们。

不支持玉柱的话,又怕伤了这么多年的安达情分,老五真的是左右为难了。

不过,既然老皇帝问了,老五也只得硬着头皮,小声说:“回汗阿玛,臣儿琢磨着,照大清律的规矩,应予严惩。”

没有中间道路可走的情况下,老五把牙一咬,选择了支持玉柱。

真到了抉择之时,屁股决定脑袋的帮亲不帮理,才是王道!

老皇帝深深的看了眼老五,径直越过了玉柱,转而问了张廷玉。

“衡臣,你说说看吧?”老皇帝对张廷玉还是颇有些期待的。

毕竟,按照以往的经验,张廷玉出的主意,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帮老皇帝解套。

“回皇上,以臣的浅见,应予严惩不怠。”

张廷玉是典型的汉臣,平时,他可以不拉帮结派。但是,关键时刻,张廷玉必须替汉人们说话。

老皇帝点点头,却没看玉柱,径直吩咐道:“流四千里,交定边副将军策棱处,严加编管。”

在大清朝,流放四千里,已经算是十分严厉的惩处了,仅次于绞监候。

古人皆有故土难离的说法。

把永保从京城的花花世界,弄去了乌里雅苏台那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吃苦受累,这惩罚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得多。

玉柱刚刚复任步军统领,就收拾了永保。

一时间,京城里的旗人权贵,个个侧目而视,不敢公开为非作歹。

说句心里话,玉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京城里的治安问题,牛鼻子就是管住旗人。

只要约束住了旗人们,使其不敢公开做恶,京城里的治安状况,就不可能太差。

隆科多担任步军统领的时候,除了维护治安之外,还有两项极其重要的工作。

被圈禁于咸安宫的老二,以及被关在直郡王府里的老大,一直归隆科多就近监视。

隆科多下台回家守制之后,帮老皇帝监视两个亲儿子的重任,就交到了玉柱的手上。

自从康熙四十七年,老大被圈禁之后,他一连又生了八个儿子。

只是,比较悲剧的是,老大最年长的儿子,弘昱,突然暴病身亡。

弘昱,是老大的嫡长子,其母是嫡福晋尹尔根觉罗氏。

玉柱得知了消息后,一边派人通知宗人府那边,一边亲自赶去了直郡王府。

如今的直郡王府,早就不是当年的繁华景象了。

偌大的王府门前,被木栅栏封了个水泄不通。大红门上,只挖了个可以送饭的小口而已。

见微可以知着,落一叶而知秋,由此可见,老皇帝真的是厌弃了老大。

弘昱,虽然是正儿八经的皇孙。但是,因为老大早就被削了王爵,弘昱直到死的时候,也一直无爵。

玉柱赶到直郡王门前的时候,宗人府的宗令,和硕简亲王雅尔江阿,已经到了。

“玔卿老弟,你来了?”雅尔江阿一见了玉柱,便笑眯眯的主动和他打招呼。

玉柱心里多少有些奇怪,弘昱仅仅是无爵的皇孙而已,好象还轮不到雅尔江阿亲自出马吧?

以前,雅尔江阿是玉柱的顶头上司。他们两个人素有旧怨,交情自然是不好的。

很快,雅尔江阿就替玉柱解了惑,他说:“白发人,送黑发人,皇上肯定会难过的。”

玉柱一听就知道了,雅尔江阿这显然说的是反话。

老皇帝很不待见老大,连带着老大的儿子们,连面都不想见了,哪来的难过可言?

听话要听音,雅尔江阿显然是想亲眼看看老大的精神状况,免得老皇帝问起来的时候,一问三不知。

雅尔江阿毕竟是世袭的和硕亲王,他在前,玉柱在后,两个人领着一大堆属官,浩浩荡荡的进了王府。

老直郡王府里的院内,到处都是枯枝落叶,回廊的立柱上,红漆斑驳陆离,活脱脱一副极为萧索的颓态。

脱毛的凤凰不如草鸡,乃是常态,玉柱早就见怪不怪了。

雅尔江阿一边往里走,一边摇头叹气,却又不说话,显得格外的怪异。

玉柱和雅尔江阿之间,也就是公事公办而已,也没啥可以交流的,他索性闭紧了嘴巴,默默的朝前走。

直到他们出现在了王府的正院门前,里边的人,才知道,外头居然来人了。

老大府上的大管家,慌慌张张的跑出来,扎千道:“请王爷大安。”

“请玉中堂大安。”

玉柱只是点了点头,却没吱声。

雅尔江阿见玉柱不想说话,便想了想,问大管家:“大阿哥所患何疾?可曾请太医?”

玉柱一听就知道了,雅尔江阿果然来者不善,搁这里等着他呢。

老直郡王府,归步军衙门守卫。

老大的大阿哥弘昱,若是因为请不来太医,导致的暴亡,玉柱无论如何都脱不了干系。

“回王爷的话,我家大阿哥是吃坏了肚子,喝了府医开的药后,上吐下泻,很快就说了胡话……”随着大管家的解释,显然和玉柱没啥关系。

雅尔江阿瞥了眼一脸平静的玉柱,他心想,这小子做事,滴水不漏,实在是个难缠的家伙啊。

玉柱看出了雅尔江阿的惊诧,他却只当没有看见似的。

不就是想扣上虐待皇孙的大帽子么?

玉柱那可是江湖老油条了,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弘昱被关在王府里,可以缺吃少穿,却绝不能少了府医的照顾。

玉柱心里比谁明白,府医能不能治病,并不重要。但是,王府里的人,生大病的时候,里边必须要有府医的存在。

这话说的很饶口,骨子里却是未雨绸缪的避祸。

毕竟,再怎么说,弘昱也是老皇帝的亲孙儿,姓的是爱新觉罗。

坐视皇孙病殁,不给请太医,妥妥的可以攀咬到玉柱的身上。

然而,玉柱早就防备到了,完全不给政敌们撕咬他的机会。

剩下的事情,都归雅尔江阿管辖了,玉柱故意就站在正院门口,死活不肯进去了。

雅尔江阿也彻底看明白了玉柱的狡猾之处,也拿他没招。

无奈之下,雅尔江阿既然来了,就只得吩咐宗人府的属官们,按部就班的办手续了。

欢迎分享转载→ 治出轨男人最好的办法 车子每颠一下就深一点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