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问候语 > > 本文内容

C女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 男朋友买玩具玩哭我

发布时间:2023-01-03 09:45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62)



    沈飞作为秘書長,虽然平时存在感不是很强,但他处在这么一个中枢核心位置,对市里边的局势也是洞若观火,尤程东能当上副市長兼市局局長,背后是吴惠文在力挺,因此,别人针对尤程东,倒不如说是在针对吴惠文。

因此,此刻吴惠文表现得这么愤怒,沈飞完全能够理解,心里更是暗自为吴惠文担忧,当前的局面对吴惠文极为不利,如果尤程东被从市局局長的位置上调走,那对吴惠文又是一大打击。

想了想,沈飞说了一句,“吴書记,要不给省日报社打个电话,好歹表示下咱们的态度?”

吴惠文无奈道,“报道都发出来了,再打电话有什么用?”

沈飞苦笑道,“总要表示下咱们市里的不满。”

吴惠文没说话,现在打这个电话并没啥意义,而省日报发这篇报道,在吴惠文看来更像是一个信号,尤程东这事,恐怕结果不容乐观。

就在这时,秘書万虹站在门口敲门,吴惠文转头望去,朝万虹点头说了声进来。

万虹快步走进办公室,向吴惠文汇报道,“吴書记,刚刚宣传部那边来电话,网上出现了一些跟尤市長有关的舆情,他们正在处理。”

吴惠文一听,脸色愈发难看,她甚至都不用多问就已经知道是什么事,结合今天江东日报一起出现的这篇报道,这完全是有预谋的。

不讲规矩,不顾大局!吴惠文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怒火,此时她已经完全认定这事就是徐洪刚在背后鼓捣,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吴書记,要不现在我请尤市長过来一趟?”沈飞看了下吴惠文的神色,说道。

吴惠文叹了口气,这时候请尤程东过来又有什么用?

吴惠文心里正想着,突兀的铃声在这时候响了起来,是吴惠文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吴惠文走过去一看,见是郑国鸿打来的,目光一凝,转头朝沈飞道,“沈秘書長,你先去忙,尤程东这事我会处理的。”

沈飞点了点头没说啥,瞄了一眼吴惠文桌上的手机,心里颇有些好奇是谁打来的电话,不过看到吴惠文脸色一下变得那么严肃,沈飞心想恐怕是来自上面某位领导的电话。

沈飞和万虹先后离开,吴惠文立刻接起电话,恭敬道,“郑書记。”

“惠文同志,你们市里那个尤程东的事是什么情况?”郑国鸿开口就问道。

“郑書记,今天省日报关于尤程东同志的报道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但这事我们市里边之前做出处理了,尤程东同志也已经责令其亲属主动辞职并且将这几年领到的工资薪水都悉数返还了,同时我也已代表市里跟尤程东同志谈话,并且对其进行了严肃批评。”吴惠文连忙回答道。

“惠文同志,我刚刚接到汇报,网上也出现了一些相关的负面舆情,我也了解了一下,你们市里对这事这么简单的处理,恐怕是不够的。”郑国鸿说道。

听到郑国鸿的话,吴惠文脸上一下露出了苦涩的神色,郑国鸿这意思显然是认为他们市里这么处理太轻了,吴惠文不由替尤程东辩解道,“郑書记,尤程东同志在这件事上虽然存在过失,但我们要是因为这么一件事就完全否定他是不是矫枉过正呢?就我对尤程东同志的了解,他这个人从整体上来说还是很好的,工作上也做出了不少贡献,其个人能力和品行都没问题,仅仅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大动干戈的话,我觉得不妥。”

“惠文同志,在我们眼里,也许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在老百姓眼里,这恐怕就不是一件小事了。”郑国鸿淡淡地说道,“当前老百姓最反感的就是权力的任性妄为,我们觉得这是件无关紧要的事,但老百姓不这么看,所以思考问题,我们不能仅仅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作为领导干部,我们必须更多地站在群众的角度。”

“郑書记,可是……”

“惠文同志,这事我看还是要严肃对待,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郑国鸿打断吴惠文的话,说道。

“郑書记,可我们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否定尤程东同志,我认为不合适。”吴惠文尽自己最后的努力维护者尤程东。

郑国鸿道,“没人说要彻底否定他,但他既然在这件事上存在过失,那就要接受相应的处分,目前再让他呆在主要领导岗位上是不合适的。”

郑国鸿这话,无疑是给这件事的处理定了调,吴惠文脸上一下露出颓然的神色,郑国鸿把话说到这份上,吴惠文不敢再说什么。

电话里有些沉默,郑国鸿似乎能感觉到吴惠文的情绪,作为他亲自点将调到江州市担任一把手的干部,郑国鸿显然对吴惠文还是比较欣赏和看重的,要是换成别人,郑国鸿这会也许不会多解释,但此刻,郑国鸿还是多说了一句,“惠文同志,尤程东这事,我知道是有人在推波助澜,但你首先要明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尤程东自身没有任何问题,别人想拿他做文章也没办法,眼下既然出了问题,那就要用最快的办法把事情处理了,不要让舆情进一步发酵,否则最后受到质疑的就有可能是你这个一把手了。”

“郑書记,身正不怕影子斜,我问心无愧,也不怕别人质疑。”吴惠文凛然道。

“惠文同志,现在不是你怕不怕别人质疑的问题,而是别人认为你是否能胜任江州市一把手的问题。”郑国鸿说道。

听到郑国鸿这话,吴惠文神色一怔,从郑国鸿口中说出这话无疑是有些严重了。

郑国鸿顿了顿,又道,“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当前正值省里边讨论江州市一把手是否进入省班子的当口,惠文同志,我不希望你这个时候落人口实,给人攻击的把柄。”

郑国鸿这话已经十分直白地表明了其意思,吴惠文一下沉默了,也明白了郑国鸿的良苦用心,尤程东的事在郑国鸿眼里并不重要,但郑国鸿却是第一时间就迅速出面干预此事,说到底其实是在维护她。

“郑書记,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吴惠文道。

“嗯,抓紧处理,趁着舆情还没发酵。”郑国鸿说道。

“好。”吴惠文再次点头。

“行,那就先这样,有什么事你都可以随时打电话跟我汇报。”郑国鸿强调了一句。

两人通完电话后,吴惠文拿着手机有些出神,她想保住尤程东看来是不现实了,对方就算不用被撤职,但肯定也没办法在一线领导岗位上呆着了,至少这段时间得先避避风头,回头过了风口浪尖再考虑重新启用的问题。

轻轻叹息了一声,吴惠文心里充满了憋屈,她明知道这事是徐洪刚在搞鬼,但却无能为力,但这事确实也只能怪尤程东之前在旅游局工作时给人落下了这么一个把柄。

相对于吴惠文的沮丧和无奈,电话这头,郑国鸿给吴惠文打完电话后,脸上的神色同样有些肃穆,江州市的情况,郑国鸿其实一直都有在關注,吴惠文目前的处境不太好,郑国鸿也心知肚明,但他在一些事情上的处理并没有选择偏向吴惠文,不管是同意郑世东提前退下来还是今天尤程东这件事他第一时间出面干预,这些都是对吴惠文不大有利的,但郑国鸿还是这么做了,因为郑国鸿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和吴惠文是不一样的,两人不是站在同一层面上,看待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

同时,在郑国鸿眼里,吴惠文作为一把手,就得有面对复杂局面和在不利形势下掌控局面的能力,如果吴惠文做不到这些,那只能说吴惠文无法胜任这个一把手的职位,因此,当前吴惠文面临的局面,不仅对吴惠文来说是考验,亦是郑国鸿在进一步考察和考验吴惠文。

同一时间,省纪律部门。

陈正刚办公室。

接手乔梁案子的省纪律部门某处室主任,在经过短短三四天的调查后,这时已经在跟陈正刚汇报,并且提出了自己的建议,“陈書记,我认为可以先让乔梁同志回到工作岗位上,当前对乔梁的调查,我认为证据不足。”

“确定证据不足吗?”陈正刚瞅着眼前的下属,脸上露出了些许笑意,乔梁的案子,他换上了一个自己信得过的得力手下去负责,对方显然也很好地领会了他的意图。

“陈書记,我认为确实是证据不足,这两三天的时间,我已经查过了乔梁个人以及家庭成员的所有情况,可以说一清二白,哪怕是乔梁的银行账户,都是干干净净的,如果说乔梁收受贿赂,不可能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他更不可能只收了一块手表和一盒金条,如果说那是他目前为止仅收的唯一一次贿赂,那他更不能随意将之放在办公室内書架上,连上锁的地方都没有。”

欢迎分享转载→ C女朋友是一种什么体验 男朋友买玩具玩哭我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