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怎样揉自己的痘痘揉到腿软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发布时间:2023-01-04 11:4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62)



    十月二十日,极东冰城。

一剑倾城问铢衣从‘太阳晶床’中幽幽苏醒。

极东冰城的主城是一座恢弘巨大,异常宏伟的巨型冰城。

它的直径广达千余里,通体都是千年不化的玄冰筑成。

内部还分上下九层,足以容纳数千万人居住。

不过在整个冰城主城内,只有寥寥二百余万人常住于内。

冰城的绝大多数子民,都生活于八座子城与众多分城。

只因主城的城体之内寒气弥漫,修为如果不到七品上,在主城内部呆上三日时间,就会被冻成冰凋。

不过在冰城的东南一角,问铢衣的寝宫之内,却是火热如炉。

她的‘太阳晶床’是用一块水缸大小的太阳神石,结合极东冰城收集的大量‘道劫残晶’铸就。

睡在这上面,就如同睡在熔浆之上,甚至比熔浆还要热十倍。

上方处还有一百多面透明的‘大日神镜’,将太阳真火与阳炎之力引下,照射于问铢衣的身上。

这里的温度比九霄云层之上还要更热许多,所有的凡物触之即化。

问铢衣却感受不到什么温度,只觉体内稍稍暖和而已。

随着太阳逐渐从西面落下,问铢衣更觉体内的那丝温度,又在迅速消散。

问铢衣的预感愈发清晰,她的生命已经接近终点。

就如天边落下的太阳,即将日落西山。

她一声叹息,起身行到一扇巨大的拱形冰窗前。

此处正是主城最东南的一角。

从此处往外眺望,可见八大子城环绕在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分城星罗棋布。

周围则是极东冰城的浮空战舰,总计八万之数,密密麻麻的分布于空,环卫于冰城附近。

在这些冰城的下方,还有为数众多的大船,悬浮于海面之上。

他们的船体形状非常奇异,都是下窄上宽,甲板的面积都达数十亩之巨,上面的一大半都是绿色。

——那都是极东冰城的菜船。

极东冰城的居民主要依靠鱼获,还有他们征服的海外各国进贡的各类粮食为生。

可除此之外,他们还需要各种蔬菜瓜果。

冰城之内寒气太重,普通的草木无法生长。

于是他们制造了大量的海船,游荡在冰城外围,用于栽种这些草木之属。

问铢衣随后又放目远眺,看向前方那烟波浩渺的海面,还有远处那逐渐现于她眼前的地平线。

现在支撑她的就只有仇恨而已。

昔日她那有名无实的‘夫君’与皇室都死有余辜。

即便她那两个侄儿,也都有取死之道。

然而大宁太祖攻伐镇海国期间,其麾下兵马烧杀抢掠,杀人盈野,屠城九座,杀戮的镇海国子民不下千万。

他们这些镇海遗民,无不是嚼穿龈血,衔悲茹恨,刻骨铭心。

哪怕时隔八百载,极东冰城的子民已经换了几代,仍对这血海深仇念念不忘。

还有问家,一门老幼尽被大宁太祖诛绝——

问铢衣手按住了腰间的剑,幼嫩的手臂上开始浮现出了澹澹的青色血管。

就在她的一身气机,越来越凌厉的时候,一个窈窕的身影,来到了冰窗之外。

那是冰城王女长孙若璃。

她是修为强达一品上,是曾经位列天榜第三十二位的存在。

可此时这位天榜高手,却都不敢靠近问铢衣的寝宫十丈内,就半跪于冰窗外的虚空中。

“母后——”

“是小姨!”问铢衣凝神盯了长孙若璃一眼:“你再敢叫错,我打断你的腿。”

长孙若璃不肯信,却还是无奈的改口道:“小姨,东州方向传来消息,那边一百三十四个世家,九十六家江湖势力,只有七家愿意降服,其余大多都对我们的生死帖置若罔闻。”

问铢衣的反应很平澹:“具体是什么情况?”

长孙若璃的眉目中现出了一抹寒意:“这些势力有一半在整顿私军,雇佣高手;另一半虽无顽抗我极东冰城之意,却在紧锣密鼓的,将他们的族人与家财撤往神州内陆。还有东州各地官府,也都在整军备战。”

“意料之中。”

问铢衣微一颔首:“大宁坐拥八百年天下,建元帝又是中兴英主,多少能聚敛些人心。我极东冰城远在海外,声威不着。在这些势力眼中,我极东冰城或能猖獗一时,却无法长久。不到不得已,不会主动投效。”

冰城王女长孙若璃螓首低垂:“所以女儿已做好了安排,准备送这些愚顽之辈上路。”

问铢衣对此不以为意。

极东冰城西征的目的,不是为请客吃饭,也不是要与人交朋友,而是为了复仇。

就如她在生死贴中所言。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

极东冰城需要用这些人的头颅,警示四方。

她只是好奇道:“那么铁旗帮呢?他们是何反应?”

长孙若璃忖道她的母后,对铁旗帮与铁旗帮旗主楚希声似乎很在意。

当然她也很在意。

归墟之内,她被素封刀打的狼狈之至,她的‘弟弟’长孙兵权也在楚希声刀下遭遇惨败。

曾经有好一段时间,长孙若璃是很想给这对师徒一个好看的。

可惜问铢衣盯着此事,让她们没有机会。

不久之后,李长生一剑镇压京城,更绝了她的念头。

在攻灭大宁皇室之前,他们确实没必要节外生枝。

“近日以来,铁旗帮所有高层都化整为零,隐于山林之内与民间。限于我冰城在东州毫无根基,我们暂时找不到他们的下落。”

长孙若璃说到这里,皱了皱柳眉:“不过就眼下的情况来看,他们似乎也没有与极东冰城为敌之意。”

“哦?”问铢衣对于楚希声与铁旗帮的感观挺复杂的,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楚希声无疑是她的救命稻草——

不过她丢不起这个脸,为自己的命去啃那颗幼草。

这有违于问铢衣一直秉持的道义。

岂有为了自己的命,将名节置于不顾的道理!

问铢衣随后收起了思绪:“既然他们没有敌意,那就暂时不管。不过铁旗帮的那些船只与船工仍需征发,用于维护我方粮道。”

她随后稍稍犹豫:“按照市价雇佣,不要吝惜银钱。”

“女儿遵命!”

长孙若璃眉梢一扬。

极东冰城不缺船,缺的是能在内陆江河上航行的河船。

对于即将在东州登陆的偏师来说,神秀江沿岸河道极其重要。

任何不受他们控制的船只,都是未来的隐患。

他们也有钱,极东冰城八百年生聚,积蓄大量的银钱与粮草,可用于此次西征。

随后她神色一动:“说到铁旗帮,我还打探到两件事,都与铁旗帮主楚希声有关。”

“说。”问铢衣背负着手,面上毫无表情。

她在想那株嫩草现在近况如何?

长孙若璃则心情怪异。

她的母亲,对楚希声果然很在意。

说来那少年的面貌,确实俊美到了妖异。

母亲该不会瞧上那小白脸——

长孙若璃赶忙收起了大逆不道的念头:“一个是星宿仙宗,紫眉天君水如歌,此人孤身北上无相神山,向楚希声衅战,试图拿回他的少年天君之位,不过楚希声至今都未露面。”

问铢衣对这一消息,显然不甚在意,面色与眼神都没有任何变化。

长孙若璃随后又说起了下一桩事:“另一件事与云海仙宫有关,我们已能确定,楚希声是拿到云海仙宫仙宫秘钥的三十六人之一。”

问铢衣终于动容:“怎会如此?”

她随即想到,这岂非理所当然?

楚希声一年前的修为,刚好能进入神鳌散人的九品秘境。

以此子展现的天赋,又有谁能争得过他?

问铢衣稍一凝思,就冷声道:“你可发一道信符,通知无相神宗。你告诉李长生,阐门的那位至尊已经暗中出手,云海仙宫的规则发生了极大变化,更有数位强大神灵,盯上了神鳌散人留下的东西。”

“阐门?”

长孙若璃吃了一惊。

所说的阐门至尊,莫非是指掌握阐天大道的那位?

何为‘阐’?

指开辟,阐明,阐述,阐发之意。

至精而后阐其妙,至变而后通其数。

据说那是盘古‘开天’大道最核心的一部分。

这位至尊,可将世间的任何规则扭曲变化,阐述成他想要的模样。

长孙若璃随即微一俯首:“是!”

自从她听说李长生独闯望安,一剑扫平大内皇城之后,心内已不介意与无相神宗结一份善缘。

她随后感觉疑惑:“小姨您莫非是想要进入云海仙宫?”

这就是问铢衣,让她打听云海仙宫三十六只仙宫秘钥下落的缘由?

“神鳌散人晚年也曾千方百计的想要延寿,为此收集了许多可增加寿元的神药,云海仙宫内很可能有让我活下去的东西。所以前些天,我曾至云海仙宫的外围看了一眼。”

问铢衣叹了一声:“且先试试看吧——”

她想要延长寿元,何其艰难?

不是普通的延寿之药就能起到作用的。

——她要的是纯阳,至精至纯的阳力!

何况还有几位强大的神灵,盯上了里面的东西。

其中甚至还包括那位阐门至尊——

神灵的手段,岂可测度?

“交代你两件事,其一,从那三十六人当中寻一个合适的,最好是女子。说服此人,让她带我进入仙宫。其二,预计荡平沧州与东州二地之后,云海仙宫就会开启。你需做好准备,在我进入云海仙宫期间,维持住两地形势。”

※※※※

无相神山,天澜居内。

时隔十二天之后,楚希声正从入定中缓缓苏醒过来。

血睚神刀的刀灵,显然是个无情的刀灵。

在喝饱吸足之后,血睚神刀就‘嗡’的一声震飞而起,飞往了道一殿方向。

楚希声终于缓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他也怅然若失。

血睚神刀内,可是有着三条近乎完整的天规道律。

虽然这些年因乏人蕴养之故,已经散迭了些许,却仍是在他可望不可及的层次。

楚希声借助‘太上通神’的通玄之能,补全了‘镜天’与‘庚金’两条天规道律的部分残缺,更窥得了部分‘报应’之道。

修行‘神兽’法门的好处就在这里,他们可以神兽血脉提纲挈领,将数条天规道律统合在一起。

如果单一而论,这些天规道律,要比单一的天规弱。

可当它们相互组合,却能发挥出更强大的力量,更多的妙用。

也就在楚希声略觉遗憾之际,楚芸芸从楼梯口走了上来。

她看了楚希声一眼,就微一愣神。

这家伙居然没有被血睚神刀抽干?

虽然面色苍白,双眼附近起了黑圈,却与她想象中形同藁木的样子相去甚远。

楚芸芸知道现在的‘血睚神刀’,是何等的饥渴。

它需要的气血精元,又是何等的庞大。

血睚神刀以前就曾紧盯着她。

只因秦沐歌身无‘睚眦’血脉,睚眦武意一直未能达到凝聚天规道律的要求,血睚神刀一直都在等待。

可惜她让这口刀失望了。

“奇怪了。”

楚芸芸略觉惊奇的抓住楚希声的手,凝神感应。

十二阶的‘万古千秋之血’,应该是撑不住血睚神刀抽吸的。

她甚至都已令刘若曦,给这个便宜兄长准备好了大补的药膳。

“奇怪,你的心脏里面似乎多了什么东西?与你的血髓及万古千秋之血融而为一——”

“芸芸你感应到了?”楚希声神色一喜:“这究竟是何物?”

他才刚返回天澜居,就被血睚神刀敲骨吸髓,一直没来得及与楚芸芸说。

“不清楚,不过此物显然是与盘古之心有关。”

楚芸芸眯着眼,随后摇了摇头:“要把它抓摄出来,才能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不过它与你血脉结合太深,强行摄取,会损及你自身。何况此物对你似乎未怀恶意,还能强化你的万古千秋之血。它要是一直不出来,等再过一段时间,你就可直接将它炼化,那时自然能知究竟。”

楚希声忖道楚芸芸的说法,与素封刀的判断差相仿佛。

他顿时放下了心。

如果是素封刀一人这么说,他还会有点担忧,可再加上楚芸芸这个曾经的一品高手,那就肯定没事。

就不知这个藏在自己心脏里面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楚芸芸的眼中,则现出了几分疑惑。

她感觉此物似乎有些畏缩。

它盘踞在楚希声的心脏深处,不敢外泄哪怕一点气息,似乎在畏惧着什么?

问题是楚希声体内,究竟有什么东西让这东西害怕?

它都已经与楚希声的血脉结合在一起了,近乎于绑架。

楚芸芸随后收住了思绪:“有一桩事,就在你闭关之后不久,紫眉天君水如歌登山,在山门处指名向你挑战,说是要与你切磋武道。”

“紫眉天君?”

楚希声眉头微皱,随后就拿出了一颗恢复气血的丹药服下,同时发出了一声轻叹:“声名累人啊。”

他势必是要应战的。

怯战的后果,比失败更可怕。

“对了,我这次在青云总榜上的排位是多少?”

楚希声看了眼自己的血元点,居然不降反升,还涨了不少。

楚芸芸目中闪着异泽:“第十四位,也没把你剔除出少年天君之列。”

楚希声心神微松之余,又皱紧了眉头。

这次他的血元点是涨了,却涨的不是很多。

这应该是没多少人相信了。

论武楼把他捧得太高了,高的像是空中楼阁,不接地气。

而他的系统,依靠的是‘信’。

他随后却发现,楚芸芸正眼神幽深的看着他:“我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你越是出名,越是万众瞩目,越是大场面,你就更容易兴奋,更容易觉醒血脉天赋?”

楚希声心生狐疑,却还是点了点头:“就是如此!”

楚芸芸忖道这是什么癖好?

她摇了摇头,继续询问:“所以这一战你绝对不能输?”

“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赢下来!”

楚希声手按腰刀,眉梢一扬:“尽力为之吧,即便要输,也不能输得太难看。”

楚希声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与这些四品阶位的超天柱之间,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

尤其紫眉天君,还是星宿仙宗的‘圣传’。

二人哪怕是同一个境界,水如歌也会是他的强敌。

如果能动用‘九曜神轮剑’,楚希声应该有可能胜出。

可既然是武道切磋,就不能依靠法器制胜。

这不是生死搏杀,还是得讲究一点规矩的。

楚芸芸则点了点头,随后就伸出了一根手指,点向了他的眉心。

“那就不妨再等三天时间,这是我参研的第二阶段无极斩。你如果能够将它掌握,或许有些许胜算。”

楚希声看着楚芸芸点来的手指。

眼中现出错愕之意。

他明确的感应到楚芸芸的手指在哪里,却不知怎么去防。

楚芸芸的下一步似乎有着无穷的变化,让他不知该怎么防御。

下一刹那,楚芸芸就点住了他眉心。

楚希声的脑海之内,轰然炸响。

这感觉他熟悉极了。

正是‘醍醐神启’!

楚希声毫不觉意外。

楚芸芸通读天下武道经典,如今在术法一道上也突飞勐进,岂会不知‘醍醐神启’?

何况素封刀还是她的师尊。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里面也出现了新的信息。

——你的元神内融入外来刀意,是否用一千个血元点开启梦境模式,深度参研‘无极神斩第二阶段’?

楚希声的经验很丰富了,他选择同意之余,暗暗感慨。

之前素封刀的‘醍醐神启’,他一次只需花三五十个血元点,现在却是整整一千!

随后他就见眼前一黑。

等到楚希声视野恢复时,他的人已出现在那片梦境空间。

他的眼前,则是一个十二岁的少女。

鹅蛋脸,柳叶眉,双眼碧蓝,五官绝美,气质则病弱出尘,又内蕴着一丝英锐之气。

——那正是楚芸芸!

楚希声感知到她的修为,正好与自己相当。

当楚芸芸现身,就一指头朝楚希声点了过来。

楚希声还是没法做出任何应对,他却目光专注,放开了所有心神,观察这一指的每一分变化。

然后他的脑袋就被楚芸芸一指点中,轰然炸裂。

不过下一瞬,他的躯体就已恢复如初,在这梦境当中重新凝聚。

让楚希声心塞的是,接下来的情况一如之前,依然是被楚芸芸以六品武修之力,点爆头颅。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三次,楚希声才有了初步的反抗力量,他开始尝试闪躲,格挡。

不过在十七招之后,还是被楚芸芸一指点爆。

之后一次情况稍好,楚希声挣扎了整整三个呼吸。这次他以攻代守,攻了整整二百多刀。

楚希声对于第二阶段的无极神斩,也有了更深刻的认知。

如果说第一阶段,只是不可捉摸。第二极端,则是多了变化。

其核心精义,与之前是一样的,只是在各方面强化了。

无形无象,无声无色,无始无终,无边无际,无可指名——

随后楚希声又一皱眉。

不对,还有不少新的东西。

里面还有着循环的力量,使得这无极斩,可以持续的施展。

——物之终始,初无极已。始或为终,终或为始!

这就使得这无极神斩,不再是单独的秘法孤招,而是可以接续的,能够循环施展。

楚芸芸就在他面前,连续接续七式无极斩,又将他逼到了绝境。

接下来这梦境世界,还是循环往复。

不过楚希声每一次,都能够支撑更久时间。

一直持续到四十三次,楚希声终于避开死亡之局,与楚芸芸鏖战了一个时辰,僵持不下。

——在同等境界,楚希声的整体实力,本就强过秦沐歌一筹了,更胜过现在的楚芸芸许多。

少女只能凭借高超之至的武道造诣与他搏杀。

楚希声却也没法将之击败,楚芸芸有着五阶的万古千秋之血,元力不断恢复。

不过此时的他,已对无极神斩的核心精义了然无遗。

他随后睁开了眼,从梦境中脱离了出来。

此时楚希声的脑海,也出现了新的信息。

——是否花费一万血元点,将‘无极神斩’第二阶段,融入你的‘神源无相功’?

楚希声的面皮抽了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是。

此时在他对面,楚芸芸却万分惊异的看了看外面的天色。

距离她使用醍醐神启之刻,才过了仅仅一天半!

她随即收敛住思绪:“看来你已领悟了,那就下去吧。别让他们久等,也别给我丢人。”

就在楚希声参研无极斩的这十八个时辰,他的气血元力,都已恢复如初。

欢迎分享转载→ 怎样揉自己的痘痘揉到腿软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