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无限交换 小说 老师你多久没做了

发布时间:2023-01-04 10:35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76)



    当一个天才出现的时候,往往会引发别人的嫉妒与忌恨,许多人还有一种变态的爱好,那就是想要将此天才给亲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但是,当一个人的天才达到无法超越的级别时,人们的反应往往就会出现较大的转变,崇拜、膜拜、仰望、景仰等等等等!

现在,无痕道人就有这样的心理,如果是一般的少年天才,他根本不会放在眼里,如果能杀星圣境的话,他可能还会忌妒一下,毕竟他自己以前似乎没能做到越级灭杀大能,但现在云端公子才八十多岁,估计自身境界没到哪里去,却能灭杀星神境的血阳子,他自问从幼到老都无法做到这一点,所以他现在对云端公子真是佩服到心底里去了,反观他自己,则觉得自己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简直白活了…

可以说,这也是现在天剑星上无数大能的心理感受,这个横空出世的云端公子就象一颗明亮的星星升上星空,成为最耀眼的存在,而不是那种一划而归的流星,转眼就消逝的那种,毕竟这世上能斩杀星神境的人并不多,而能斩杀血阳子这种邪修大能的人就更少。

这个信息对炎尊也造成了一定的冲击,因为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就是虽然自己贵为星界境超能,但有没有资格收这个云端公子为徒呢?

人家八十多岁就能斩杀星神境了,那说不定未来不用多久就能斩杀星界境…

对这样的超级天才来说,星界境远远不是他们的天花板,或许他对自己而言是一条粗壮的大腿,以后去到仙界都能抱上一抱!

当然,现在的自己应该还是可以轻松压制他的,于是说道:“现在能否找到这个云端?老夫要见见他!”

“此人并非本宗弟子,而是外界之人,想要找到他倒是有些麻烦…”无痕道人沉吟道。

“什么?他不是天剑宗的?”炎尊一怔。

无痕道人一哂,叹道:“若云端公子是本宗之人,那本宗早就将他藏起来了!其他外宗现在不知有多少人想要将他招揽过去,我也在第一时间告诉任务殿的人,若是再见到他来接任务,马上将他留下,商讨入宗事宜!”

“那他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哪里?”炎尊追问。

“在天剑城南部新设立的任务分殿,时间大约是三日前,据说他当时又接了一个任务,就是调查我们下属三个小宗门出现的异状原因…奖励是本宗一门地级剑法!”无痕道人说道。

“又是剑法?难道你们所设的任务奖励都是剑法?”炎尊奇道。

无痕道人摇摇头道:“那倒不是!实际上拿剑法奖励的任务是很少的,只有那些难度较大的任务才会用剑法来作为奖励,以吸引人来接任务,否则很可能无人来接!就象斩杀邪修,特别是斩杀血阳子这样的任务,一般都是放很久都没有人来接,只好通过奖励剑法来吸引人去做,而此次这三个小宗门出现异状,我们严重怀疑也是邪修在作祟,所以不得已拿出剑法来作为奖励!”

炎尊沉吟道:“如此说来,云端接任务的目的都是为了得到剑法,你们中有谁见过他的剑法如何?”

“没有!我也问过了,没有人见过他出剑,但是…”

“但是什么?”

“此人的剑法一定极其厉害,因为很多人反映,在他身上能隐隐感觉到一股很可怕的剑意,曾经有人想要半途打劫他,结果都被他释放出来的剑意给吓跑了!那些打劫者可都不是什么弱者…”无痕道人说道。

“居然已经修炼出了剑意?不过这也很好理解,如果没有修炼出剑意,又怎么可能杀得了血阳子?”炎尊说道。

“不错!血阳子的血河剑法极为高明,血河剑意更是恐怖无比,曾经一剑灭杀了一个小城池所有的生灵!我真是难以想象,云端公子到底是靠什么剑意斩杀了血阳子?!”无痕道人叹道。

“去找他不就知道了?”

“上尊大人要去找他?”

“不错!此人老夫非找不可!你跟老夫一起吧!”

“是!”

两人很快出了天剑宗总部,往天剑城南门方向而去…

路上无痕道人似乎又得到了信息,说道:“上尊大人,本宗有人怀疑,上次黑鳞蛟魔被人拿走了一条手臂,很可能就是云端公子所为!”

他将此事的来龙去脉说与炎尊,又道:“在当时的情况下,有能力做到此事的,在天剑城南门区域,应该就只有云端公子一人,否则无法解释黑鳞蛟魔为何没能自己找回手臂!”

炎尊沉吟道:“真魔对自己的躯体血脉感应极其灵敏,就算云端拿走他的手臂,黑鳞应该也能感应到,这倒是奇怪了!”

“哦?难道藏在储物空间中也不行?”

“不行!那股血肉气息与其本体会有感应,只要在一定范围内就会被其察觉,所以黑鳞蛟魔找了那么久没有找到确实奇怪…”炎尊思索道。

无痕道人想起来说道:“我上次还从天穹空间去天剑城南门收取黑鳞蛟魔血脉的三个符纹,那三个符纹被人放在空间南门的城楼上,宗内弟子发现云端就经常在那处空间任务殿出入,所以那三个符纹应该也是他放在那里的!”

“什么?三个血脉符纹?”炎尊一怔。

“是的!当时有人将三个血脉符纹放在城楼上后,我马上前去拿取,但此前被一名邪修木村有太毁了两个!后经青木剑帝鉴定,那个符纹确实是黑鳞蛟魔的,所以摆放符纹之人必定就是拿走黑鳞蛟魔手臂之人…”

“能够不受真魔之血污染,还能从中解析出血脉符纹,这可不是一件小事!”炎尊说道。

无痕道人点头赞同道:“上尊大人说的不错!能不受真魔之血污染,修为起码必须达到星神境,而要解析出血脉符纹,说实话,我来做此事也感到有些困难,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须知真魔无比厉害,其血脉等级极高,想要将其解析出来简直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炎尊听得内心震撼,他当然知道这一点,此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云端想要带那些凡人去别的界面修炼之事,难道此事真的可行?

“上尊大人,你认为此事真的是云端公子做的吗?他一名小小的人族,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无痕道人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一句话,找到他就完事了!”

两人速度极快,不久就来到天剑城南门,到任务殿中了解了一下,发现云端是在大约四天前领了那个调查任务,目前很可能在其中一个小宗门那里…

马不停蹄,两人来到这个宗门,经过一番调查,发现了大事一桩!

这里的修者似乎遇到了什么邪祟之物,一个个都有些不大妥当的样子,关键是,就连炎尊都找不出到底问题出在哪!

这就离谱!

先不说无痕道人这个天剑宗大长老了,一般的事情都难逃他的法眼,更不要说炎尊,连他自己都快要忘了自己到底活了有多久,但就是这样两个超能,居然找不到邪祟之物到底是什么,这是离谱它妈给离谱开门,离谱到家了…

“大长老,这是怎么回事?邪祟到底藏在何处?”这个叫沙河宗的宗主沙吉急问,他并不认识炎尊,以为是大长老的朋友。

无痕道人用手搭在沙吉的脉门上,神识不断地探查着,脸上皱纹都快变成一个苦瓜…

炎尊则搭着另外一人的脉门,心里不断思索着…

“这种情况有多久了?”炎尊终于开口问道。

“这位…”沙吉有些发愣,不知该如何称呼。

“叫上尊大人!”无痕道人提醒道。

“啊?上尊大人?!这…这个情况嘛,晚辈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这些年来修为境界一直没有提升,无论怎么苦修都不行,之前还能感觉到瓶颈,现在连瓶颈都感觉不到了!”沙吉嗫嚅道。

“你说的是修炼上的问题,那你为何会说有邪祟?”炎尊问道。

“不久前,本宗一名副宗主突发大病,精元急剧流失,整个人只剩下皮包骨,就算给他补充再多的精元之物也无济于事,后来他迷迷湖湖地说着请放过自己的话,我一开始以为是他说的胡话,却不料他清醒过来之后依然如此坚持,说是在他体内有一个看不见的怪物在吸取他的精元,他怀疑是被别人放了蛊物,很可能是巫族下的手…”

“巫族?!”两人一怔。

沙吉狠狠点头道:“对啊,据我所知,巫族就擅长养蛊,然后将蛊虫偷偷放在别人体内吸取精元,最后不是控制就是灭杀此人,可以说是歹毒无比!”

炎尊摇摇头道:“不是巫族!如果你们体内被放了蛊虫,哪怕是他们最高级的虚虫蛊,老夫都能发现!”

“什么?虚虫蛊…天哪,幸好不是!!!”沙吉一听惊叫起来。

“哼,如果是虚虫蛊那才是好事,老夫可以帮你们拔除,但现在到底是什么东西却连老夫一时也查不出来…”

……

欢迎分享转载→ 无限交换 小说 老师你多久没做了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