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办公室风雨全文阅读 你的东西顶到我腰了

发布时间:2023-01-04 10:2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46)



    易尘瘫在地上。

视野中,母亲就像一座山,挡在自己身前,硬撼那四把刺眼的血色道剑。

母亲身上多了很多触目惊心的伤口。

可她并未退缩一寸之地!

在母亲身上,有鲜血飞洒,溅在他脸上,带着滚烫的气息,也让他心如刀割。

“母亲……”

易尘几乎拼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嘶叫,“躲,快躲啊——!”

吕青玫浑身浴血,伤势渐重,当听到这句话时,她却露出欣慰的笑容。

“尘儿,他奈何不了我!”

吕青玫语气坚定。

在她掌指间,黑色玉石颤抖,锵锵剑鸣声不绝于耳,这座秘界的力量都被她动用,全力对抗那四把血色道剑。

“师姐,何苦呢?”

余巽叹息,“这座‘荧惑剑阵’,是师尊所赐的绝世杀器,内蕴师尊的一股本源力量,你撑不住的。”

草庐早已塌陷,四分五裂。

恐怖的战斗波动激荡十方,让整座秘界都随之剧震起来。

那四把血色道剑掀起浓稠的血腥剑光,威能无边,杀得吕青玫负伤累累,明显已快撑不住。

可吕青玫却似已彻底豁出去,根本不在乎。

她轻语道:“尘儿,你可知道这是何地?”

易尘神色焦灼,都已到了这等关头,母亲怎还有闲心谈这些?

而不等易尘回答,吕青玫已轻语道:“这里名叫竹山秘界,是你父亲当年亲手开辟,只有我和他知道。”

“当年,我也正是在这里怀上了你。”

一道道血色道剑斩在吕青玫身上,鲜血飞溅。  可她眉梢间却浮现一丝温柔之色,“不过,那时候我并未真正决定是否要把你生下,故而动用了秘法,封印了这一切,连你父亲并不清楚这些,是我瞒着他做

的。”

轰隆!

战况愈发惨烈。

荧惑剑阵肆虐天地,不断斩落,吕青玫道躯都已濒临崩坏的地步,凄惨无比。

可她似根本不知道何谓痛苦,只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喃喃道:“直至你父亲当年殒命后,我本以为心中会很高兴的……”

“可谁曾想造化弄人,从那以后,我就像有了心魔,内心充斥着驱之不散的悔恨、痛苦、内疚和彷徨……”

“时间是无法冲淡一切的,当年正是我亲手害了你父亲,才会让我遭受这等残忍的惩罚,品尝到痛不欲生的苦果……”

吕青玫眉梢间尽是哀愁和苦涩。

“母亲!不要说了,快躲啊——!”

易尘目眦欲裂,眼睛充血。

“躲?呵,今天你们母子都得被镇压!!”

远处,余巽俊美的面容一片狰狞。

“孩子,你是否能起身?”

吕青玫忽地问道。

易尘道:“能!”

吕青玫道:“好,看到那块石碑了吗,把你的手按在其上。”

在那座早已毁掉的草庐前,矗立着一座石碑,上写“问心剑庐”四个字。

易尘猛地一咬牙,艰难地缓缓起身,身影跌跌撞撞,朝那座石碑行去。

远处,余巽眉头皱起,意识到不对劲,全力催动荧惑剑阵去轰杀易尘。

可尽数都被吕青玫硬生生抗住!

“哼!”

余巽猛地一咬牙,挪移长空,亲自朝易尘杀去。

这一瞬,吕青玫忽地笑起来,“师弟,你上当了!”

轰!

她猛地一挥袖,一条燃烧的火红秩序神链横空而去。

天地如燃,万道如炼。

一股灭世般的毁灭力量扩散而开。

“纯阳之焰!?”

余巽脸色顿变,转身就逃。

可已经晚了一步。

那一条燃烧的秩序神链太过霸道,直接扫中余巽。

他的躯体瞬间燃烧,肌肤血肉如一寸寸剥落的灰尘似的飘洒。

“不——!”

余巽惊恐,发出凄厉的嘶吼。

轰!

他躯体炸开,化作灰烬,而他的神魂则在关键时刻逃脱出来,幸免于难。

“好你个毒妇!!原来你一直都藏了后手!!”

余巽震怒咆哮。

之前看吕青玫被杀得那般惨重,谁能想象,她一直隐忍着,没有动用真正的杀手锏?

“师弟,对付你这阴损卑鄙的杂碎,我也只能如此。”

吕青玫袖袍一挥。

轰!

荧惑剑阵剧烈哀鸣,轰然瓦解。

“而现在,你道躯被毁,已再不是我的对手!”

吕青玫眼神冰冷,带着滔天的恨意, 一个迈步,朝余巽杀去。

她修长的娇躯破损严重,兀自在淌血,披头散发,面颊惨白透明。

可此时她身上的气息却恐怖无边!

这一切,让余巽受惊,气急败坏。

“好你个贱人!你等着,师尊必饶不了你!”

他转身就逃。

“还有那个贱种!也注定不得好死!!”

他发出嘶吼,怨气十足。

吕青玫挥手之间。

竹山秘界的力量轰涌而出,不断对余巽进行镇压。

几个眨眼而已,余巽的神魂都已负伤,极为狼狈。

“你给我等着——!!”

愤怒的嘶吼声中,余巽的神魂上猛地爆绽出一道耀眼璀璨的不朽金光,竟是冲破竹山秘界的规则力量,让他趁机杀了出去。

“遁空破界符?师尊您可真是偏心,竟把这等保命之物交给了师弟……”

吕青玫眉梢间浮现一抹恨意。

她没有再追。

因为已经根本已经追不上了。

“起!”

她催动那块黑色玉石,竹山秘界那一处裂痕顿时被修复过来。

至此,无论是谁,休想再进入此界!

吕青玫彻底放松下来,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跌落于地。

眨眼间而已,她身上的气息就萎靡衰弱到极致,奄奄一息。

负伤太重了。

三个月的全力对峙,再加上荧惑剑阵造成的重创,让此刻的她已几乎沦为废人。

不过,能成功救下易尘,让吕青玫大有一种就是此刻死了,也可无憾的喜悦。

“母亲!”

远处,易尘艰难地走来,每一步迈出身躯都在摇晃。

最终,他还是没能撑住,摔在地上。

可饶是如此,依旧死死咬着牙关,十指扣地,朝吕青玫缓缓地爬过去。

那清俊满是血渍的脸上,尽是担忧。

看到这一幕,吕青玫说不出的心疼,道:“尘儿,莫要再白费力气!先把这颗丹药吞服。”

她手指颤抖着取出一颗早准备好的丹药,屈指一弹,就落在易尘面前。

易尘却不吞服,道:“母亲,您受伤最重,何故将丹药给我?”

说着,他拼尽力气把丹药又抛过来,可因为力气太弱,丹药只在半途就摔落于地。

易尘顿时懊恼,气得直咬牙。

那模样看得吕青玫又好笑又感动,柔声道:“我自有疗伤的办法,你就不必为我操心了。”

说着,她一阵剧烈咳嗽,躯体都似乎要散架般。

可她却强撑着起身,将那颗丹药捡起,不由分说,塞进了易尘嘴里。

而后,她直接瘫坐于地,看着狼狈凄惨的易尘,又低头看了看满身是伤的自己,不禁笑起来,“没想到,你我母子竟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易尘皱眉,很是不明白为何都已到了这等性命垂危的地步,母亲竟还能笑得出来。

不过,他能够感受到随着吞服那一颗丹药,自己一身的伤势正在以惊人的速度修复!!

“接下来我说、你听。”

深呼吸一口气,吕青玫神色认真道,“等伤好了,就立刻离开竹山秘境,去找麒麟商会。”

“我已经和麒麟商会的人联系过,等你到了那里,自会有人送你前往无边海。”

无边海?

易尘皱眉,很是困惑。

原因就是,他过往数年里,一直在竹山秘境修行,深居浅出,最多也只前往松庐古城中走一走,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并不清楚。

不过,易尘最终还是忍住没问。

吕青玫声音柔和道:“到了无边海,你就去栖霞岛,你父亲就在那。”

听到这,易尘脑袋轰的一声,终于明白过来,忍不住道,“母亲,我……我要留在您身边,哪怕死,也要一块死!!”

什么父亲!

他从小被母亲带大,根本没有父亲,内心也很难接受易道玄是自己父亲这个事实。

“你必须去!”

吕青玫神色变得严厉起来,“你的身份已被识破,而在这世上,只有你父亲才能给予你庇护,明白吗?”

易尘抿着唇,沉默不语。

知子莫如母,吕青玫一眼看出,易尘内心是抗拒的,甚至说根本不愿接纳苏奕是他父亲的事实!

她内心暗自一叹,道:“我此次拼死拼活,才终于把你救下来,你若不听话,我今日所付出的所有代价岂不是白费了?”

“母亲……”

易尘刚要说什么,吕青玫已苦涩道:“尘儿,算我求你了,好吗?”

易尘心中一颤,沉默半响,才最终点了点头,“母亲,您呢?”

“我不能走。”

吕青玫随口道,“我师弟离开后,必会惊动师尊,我得留下来,为你断后。”

易尘心中发紧,“这……这岂不是更危险?”

“放心吧,师尊是不会轻易杀我的。”

吕青玫温声道,“一定要记住,等见到你父亲后,不要求他来救我。”

易尘神色一阵变幻,没有吭声。

“他是不会救我的,你去求他,也注定是自讨没趣。”

吕青玫自嘲般笑了笑,“毕竟,当年是我害了他,这种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的。”

说着,她眸光变得决然而平静,“现在我把你送回他身边,也算是……我的一点弥补吧。”  易尘欲言又止,最终只发出一声叹息。

欢迎分享转载→ 办公室风雨全文阅读 你的东西顶到我腰了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