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老师带着跳d上课的感受作文 宝贝∽好硬∽好爽一再来视频

发布时间:2023-01-04 01:0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70)



    “原来如此,那盟主你就先研究一下这些成就任务吧,虽然里面有很多任务都是自动领取的,但是有些任务还需要盟主你来主动领取,比如有一个可重复领取的任务——悬赏目标。”

小楼脸色古怪的说道:“我现在很怀疑盟主你如果领取这个任务的话,有可能会刷出戈靖的悬赏令,那到时候可能就有点尴尬了。”

刘星眉头一皱,将目光放在了小楼所说的那个任务上面,结果发现这个任务还挺有意思的。

简单的来说,如果刘星领取了“赏金目标”这个任务,那么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会给出三到五张悬赏令,而刘星就必须得从中选择至少一张,最多三张悬赏令,不过每张悬赏令虽然都是单独计算奖励的,但是如果不能完成所有的悬赏令,那么就无法再次领取这个任务。

除此之外,悬赏令也是分为了“天地玄黄”这四个级别,其中最低级别的黄级悬赏令对应的就是一个身体健壮,会舞刀弄枪的普通人,至于玄级悬赏令则是对应了一般的武林人士,而地级悬赏令就一下子抬高了不少难度,至少也得是对应某个门派的长老或者掌门。

那么最后的天级悬赏令,这自然是对应了一个实力强大的武林高手,所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就在这个任务的详情界面下放了仅有的三张天级悬赏令,分别是散心翁梅峰,铁屠夫恶勒与诡剑莫离。

光是看到这三个名字,“刘鹏”的记忆就直接浮现在刘星的脑海中,因为这三大恶人在新龙帝国可是有着光靠名字就能让小儿止啼的存在,所以由此可见这三大恶人的所作所为有多么恐怖。

不过现在的民间虽然有很多关于这三大恶人的传言,但是其中的十有八九都不太可信,当然这剩下的十有一二也都是那种不可名状的内容。

摧心断肠,肝脑涂地啥的,在三大恶人那里都是真.形容词。

最重要的是,这三大恶人虽然一直都在被各地的武台追捕,各大门派也一直有在留意他们的动态,但是他们的实力都属于顶尖的一流高手,江湖排名也一直都维持在前二十名,再加上他们的手下多多少少也有几个追随者,所以想要抓住或者直接解决掉他们都不容易。

总而言之,这三大恶人随便挑出一个来,都可以把现在的联盟按在地上摩擦。

不过还好的是,目前这三大恶人都被武台给赶出了新龙帝国,所以他们最近这段时间是不可能出现在刘星等人的身边,毕竟甜水镇可是位于新龙帝国的腹地。

所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还很贴心的在那三大恶人的悬赏令下加了一个刷新概率,也就是说刘星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刷新到他们的悬赏令。

至于为什么是百分之一,那还不是因为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最低概率就是百分之一。

然后就是剩下三种悬赏令的刷新概率,从低到高分别是百分之八十,百分之十五和百分之四。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刷新概率是会固定在每天天亮后更新,但是如果发生一些特殊时间,比如某个门派的弟子如果欺师灭祖,叛出师门的话,那么对应的悬赏令就会提升刷新概率。

看到这里,刘星就发现这个悬赏目标的任务在那些武侠游戏中都很常见,甚至可以说是日常的跑环任务,每天都得刷几次的那种。

看来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又去偷师了某些游戏。

不过话说回来了,这最低级别的悬赏令既然有百分之八十的刷新概率,那么就说明甜水镇附近就是一群不入流的土匪山贼,所以刘星怀疑自己现在能刷到的悬赏令就是某个山寨的大当家,二当家之类的。

所以,领了吧?

反正三天之后于雷就会回来,到时候如果打不过就找于雷帮忙。

想到这里,刘星就点了领取任务。

结果这次就刷新出了三张悬赏令。

然后刘星就真的看到了戈靖。

看着戈靖的悬赏令,刘星的表情就一下子变得古怪起来,而且还忍不住看向了旁边的小楼,开始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有乌鸦嘴。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戈靖的悬赏令竟然只是黄级而已。

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戈靖在当了几年的酒囊饭袋之后,都已经只会一些架子功夫了吗?

那也不对啊,如果戈靖已经废了,那么他是怎么逃出贺雄等人的手中?要知道贺雄等人可是骑马的啊。

一脸疑惑的刘星点开了戈靖的悬赏令,这才发现发布悬赏令的和泽门提出的要求只是报告戈靖的有效动向,也就是说没要求领取悬赏令的人抓住戈靖,所以这张悬赏令的级别才会只是黄级而已。

原来还有这种操作啊。

刘星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着自己要不要领取这张悬赏令。

虽然这张悬赏令给出的实物奖励不值一提,但是重点在于联盟中的每一个玩家都至少能得到10点成绩积分。

白赚啊。

但是吧,问题在于自己必须得给和泽门提供戈靖的有效动态,也就是说自己不能胡编乱造。

那就说戈靖路过甜水镇如何?

“盟主,我觉得你可以领取戈靖的悬赏令。”

这时小楼开口说道:“戈靖的悬赏令只需要我们提供戈靖的有效动向,那么我们就说戈靖经过了甜水镇,然后见有人发现他就躲进了一旁的树林里,这样如果能完成悬赏令的话就再好不过了,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等这张悬赏令自动失效;虽然在正常情况下,悬赏令会一直存在,但是如果悬赏目标被其他人给抓住或者确定死亡的话,那么悬赏令就会自动失效,当然悬赏令的发布者不存在的话也同样如此。”

听到戈靖这么说,刘星就恍然大悟道:“对啊,如果和泽门真的被三皇子给扬了,那么这张悬赏令就算是自动失效,那我们就是稳赚不赔啊!那行吧,我就接受这张悬赏令!”

除了戈靖的悬赏令之外,另外两张被刷新出来的悬赏令也都是最低的黄级,而且那两个被悬赏的目标还真是来自于同一个山寨。

黑狼寨的二当家和三当家。

黑狼寨位于合山县到博阳城的中间,是一个人数过百的中型山寨,不过大多数都是老弱病残,因此这个山寨也就敢对某些三五成群的路人动手,而且一般也不会随便下死手。

所以博阳城也懒得对黑狼寨动手,因为对付他们可以说是一笔入不敷出的生意,于是就只对黑狼寨的五个当家发布了悬赏令。

至于刘星这次为什么会刷新到二当家和三当家的悬赏令,那是因为这两人在最近两天才离开了山寨,身边也就带了几个随从,据说是准备到某个地方踩点,想要干一票大的。

看到这里,刘星就知道这黑狼寨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合山县,因为随着关于新龙帝的小道消息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离谱,所以像合山县,博阳墟之类的地方都已经不复往日的热闹,很多人都选择了收拾细软离开,而剩下的人也在抛售手头上的货物,也在准备找个地方避避风头。

所以对于黑狼寨来说,现在就是他们做“生意”的黄金时间。

但是以黑狼寨的实力而言,他们肯定是不敢对博阳墟下手的,因为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博阳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一家大型超市,所以也就请了不少的专业保安,因此就算那些入驻的商家选择了离开,他们也得带着那些保安维护货架什么的,不到万不得已肯定是不会离开。

所以黑狼寨的目标就只有可能是合山县,因为合山县就是一个自行产生的市集,大家随便选了一块空地卖货做生意,所谓的保安也只是随便拼凑起来的乡里乡亲,处理一些简单的纠纷还行,事情一大就没有办法了。

因此对于黑狼寨来说,现在就是趁火打劫的最好机会,毕竟很多人都是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离开,所以这不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吗?

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离开合山县的人有不少都选择了来到甜水镇,那么黑狼寨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在进行了踩点之后,很有可能会将动手的地点放在甜水镇附近,因为甜水镇原本荒废了多年,所以从合山县到甜水镇的这条路多少有点难走,同时道路的两旁也是草木茂盛,正好可以躲在里面。

看样子这三张悬赏令都是给自己特意准备的。

刘星在思考了片刻之后,还是领取了剩下的两张悬赏令,因为自己本来就有必要保证来投靠联盟的NPC安全,所以顺手多赚点奖励也不错。

不过这两张悬赏令也算是提醒了刘星,那就是现在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肯定有不少人会动歪心思,所以联盟必须得提前做好准备。

想到这里,刘星就对小楼说道:“对了小楼,话说这两天来我们这的NPC,有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也就是那种单独来的,或者两三个看起来不像是一家人的那种?”

小楼秒懂刘星的意思,所以在思考了片刻之后点头说道:“好像还真有这么两个人,他们看起来都三十多岁的样子,不过报年龄的时候都说自己只有二十多岁,当然这其实也挺正常的,毕竟古代人相对来说还是挺显老的;不过这两个人说是亲兄弟,但是长得也不太像,而且他们还说自己是种地的,可是身材并不是精瘦,而是精壮,看起来伙食好像挺不错的样子。”

听到这里,刘星就不由得眉头一皱,心想难道这两人就是黑狼寨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如果真是他们的话,那么这两人的动作还真是快啊,而是胆子也是非常大,竟然直接混进了甜水镇。

想到这里,刘星就打定了主意,那就是去找这两个人好好聊一聊。

于是乎,刘星就回去找到了丁坤,并且让他带上武器和自己一起来到了树林附近。

没错,那两个可疑人物现在都已经加入了伐木队,毕竟这两天也不是种地的时候,所以来到甜水镇的大部分男性NPC都加入了伐木队。

“丁哥,你再去安排几个人在附近待着,情况不对的话就直接动手。”

刘星认真的说道:“我刚刚研究了一下那两张悬赏令,发现这两位当家的都是二十多岁,正值壮年,所以和我们现在要找的那两个人有很多相似之处,因此他们有问题的可能性非常高;不过按照悬赏令的等级划分,这两个黑狼寨的当家也就是身强力壮的普通人,舞刀弄枪也只是凭着感觉乱挥罢了,最多也就是有点模湖的心得,所以我们过去之后就先把他们和斧头隔开。”

“没问题,对付这种人我还是很有心得的,何况我这次还带着武器。”丁坤笑呵呵的说道。

就在丁坤做准备的时候,刘星找到了这会儿负责带领伐木队的玩家,将目前的情况告诉给了他,让他带着其他玩家负责维持秩序,顺便把斧头锯子什么的都收起来。

在做好一切准备之后,刘星就开始了表演,假装自己是来看望那些刚刚加入伐木队的NPC,毕竟他们大多数都是“刘鹏”的老乡,所以来问问他们适不适应现在的生活,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也很正常。

然后,刘星就“不经意”的来到了那两人身边。

这两人给小楼报的名字是张大和张三,至于中间的张二据他们说是早就夭折了。

“你们就说张大和张三吧。”

刘星打量着两人说道:“你们应该不是合山县的人吧,怎么就想到来我们这里讨生活呢?难道我们甜水镇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在说话的时候,刘星就注意到这两人哪怕天气炎热,再加上伐木也是一个体力活,却依旧没有选择光膀子做事,这让他们在伐木队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或许这是为了掩饰什么?

欢迎分享转载→ 老师带着跳d上课的感受作文 宝贝∽好硬∽好爽一再来视频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