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晚安心语 > > 本文内容

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无码粉嫩小泬无套在线观看

发布时间:2023-01-03 21:00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21)



    锦绣织就了一种几无可能的成功,由此获得的反哺,让许象乾一觉神临。

姜望着实为好友高兴。

但高额儿那副喋喋不休的得瑟样子,也着实叫人看不下去。

说起来,他要探问许高额的近况,本有许多种法子。比如托荆国的朋友就近看看情况。比如寄一封昂贵的远信,让人直接送到天碑雪岭......大不了信到再付账嘛!

之所以特意调用南夏总督府的传讯法阵,公器私用这一回,便是要结结实实的以大齐武安侯的身份,对极霜城进行知会--

许象乾许高额头,是我姜望的挚友。

雪国那位冬皇,在神霄世界里的表现有些蹊跷。不仅熟悉三生兰因花,还认识柴胤......大约不止是霜仙君转世那样简单。

姜望并不知晓其中内情,也不想知道,但本能地觉得危险。

虽说许象乾背景雄厚,本不必担心什么意外,他还是要以朋友的身份撑一撑。

离开贵邑之后,姜望又去了一趟鸣空寒山。倒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只是去迷界之前,来看一眼。

在神霄世界的过去时光里,一代天妖鹤华亭掩面沉潭,让人不免唏嘘。

今日的鸣空寒山,已是大齐博望侯重玄胜的封地。山还是旧时山,但不见旧时迹。

看尽此山之孤高寂美,也未看到半点寒山鹤家的影子。他独自在山间走,走到夜幕降临,便独返临淄。

当他在无限低垂的暮色下,回看他和重玄胜一起打下来的基业,看不到金戈铁马,看不到旌旗猎猎,不见古时妖,不见今时人。

只看到,月亮落在群山里。

就像那个拥有无限可能、容纳了无数浪漫梦想的神霄世界。

已经天外无邪,仍然众生有憾。

......

出海之前,朋友们商量着一起喝一顿酒,权为践行。

毕竟这个姓姜的家伙,很有些乍起惊雷的本领,去年例行公事地去了一趟妖界,就险些再也见不到。

李龙川提议去红袖招。

他真的很爱去红袖招,每逢摆酒聚会,总要去逛一回,据他说他主要是喜欢八音妙茶里的雾女琵琶。

“这种地方,我从来不去的!"晏抚义正辞严。“烟花之地......不太合适吧?“重玄胜冠冕堂皇。

“去喝杯雾女琵琶而已,又不干什么,有什么不合适的?”李龙川左右看了看:“温汀兰和易十四也不在啊!”

他睨着晏抚和重玄胜,那表情很明显——装什么?

“跟温姑娘在不在倒是没有关系......纯粹是我自己不喜欢。”晏抚的眼神略显忧郁:“对,我现在已经不喜欢去那些风月场所了。”

重玄胜一脸的深沉:“我已是个有家室的男人。”

“得,听姜望的吧,今日以他为主!”李龙川也懒得管他们在玩什么花样,径瞧着姜望道:“大英雄,你定个地方。”

姜望随口便道:“那就去三分香气楼。”李龙川剑眉微挑。

晏抚依然严肃。

姜望补充道:“今日兰心苑有诗会,温姑娘亲自主持,我府里见过帖子,她们要咏至月中天。”

晏抚已经起身:“也不知三分香气楼是什么地方?罢了,不紧要。良友所在即良席,咱们这就出发吧!”

重玄胜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

姜望又道:“十四今天不是回娘家了么,在她回府之前,易怀民会找人报信给我.....对了,易怀民稍后也会过来。”

不得不说,人和人的关系,有时候是有一些相性存在的。

易星辰的两个儿子一个木讷,一个惫赖,才能俱都平平。易星辰属意的政纲传人,乃是前巡检副使杨未同。他也有心将政治资源交付,一直希望杨未同能和当今齐国朝堂最有前途的年轻人打好关系,多次将两人凑在一起。

姜望与杨未同的关系倒也一直不错,但总是隔着一层什么在,够不上好友那一层。

倒是跟完全自我放弃的易怀民很是投契,常能聚到一块。

对于这个知情识趣的小舅子,重玄胜也很欣赏,当下哈哈一笑:“晏兄不知道的地方,我哪会知道?不过这三分香气楼,听名字是个花圃。走!吾雅好赏花!”

几个狐朋狗友麻熘地出了门,挤上了马车。特意选的姜某人的座驾因为最是低调。

前几年大家都无拘无束的时候,一群浪荡公子招摇过市横行临淄的感觉,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但老友相聚,偷得浮生半日闲,仍是乐事。

唯独李龙川犹在怀念他的红袖招,马车都快到了还在念叨:“放着好好的四大名馆不去,非要来这差一等的地方,究竟图什么?”

“四大名馆都要免费招待我,温玉水榭甚至要倒找我元石.....我不敢去。”姜望慢悠悠地道:“此外,今天是三分香气楼在临淄重新装修后再开业的日子,听说有许多精彩活动。我答应了她们的第一天香,在三分香气楼跻身四大名馆级别之前,使她们免于官面上的麻烦。”

听着姜望是有给三分香气楼撑场的意思,李龙川也就不说什么,注意力迅速转移:“什么精彩活动?”

旁边的狗大户也来了兴趣:“第一天香长什么样?”

重玄胜像是嗅到了什么,撑开眼皮:“三分香气楼要在临淄发力?”

姜望颇是无语地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自己听听,这问题问的,像是不了解三分香气楼的吗?

一并回答道:“到时候就知道了。”

今日的三分香气楼,并没有什么张灯结彩的喧哗。

重新装修之后,它反倒敛去了那个“艳”字。

晏大公子拿眼一看,便先赞一声:“有几分格调了。”一条绿柳成荫的青砖小巷,探进廊腰缦回的院落中。或在小亭,或在长廊。

或在曼舞,或在抚琴。

春兰秋菊般的女子,散落在院中各处,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她们并不过分亲热,也绝不疏冷。

客人的视线落在谁身上,谁就婀娜多姿地走过来,温声软语地介绍此中妙处。

当然,姜望、重玄胜、晏抚、李龙川这样的组合,可称临淄第一等奢遮,踏入此间,不是寻常清倌能够招待的。

人未至,铃声先来。

待得那娇小玲珑的身影转入眼帘,那若有似无的香气,也便氤在了鼻端。

她的小铃铛,系在足腕处。

视线循声而落,便能看到那透着莹润玉色的雪足,踩着一双木屐,轻轻触碰着人心的柔软。

雪色嵌在木色中。

“妾身香铃儿来迎贵客。”她的声音也如铃儿响,听得人耳边有痒意。

她的脸则似雏菊幼兰,美得干净清澈,而叫人生出莫名的破坏欲来。

李龙川晏抚这些人私下里说得孟浪,不着四六,真见了这般美貌女子,却个个神色自若,谁也没有说迷了眼睛。

姜望瞧着她,心中生出熟悉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女子妆容不同,便如换脸,尤其是香铃儿这般擅调脂粉的。在天府城扮可怜的那一次,她妆得朴素,要的是一种”邻家少女、我见犹怜”,今日却是极尽精致,美在细节,自纯而生欲。

带三分羞怯地瞧着姜望,话语却有七分大胆:“武安侯名传天下,妾身在梦里,也常与英雄相会。”

几个朋友都露出饶有兴致的表情。

姜望自己却只道:“我提前定了位子。”

天香自是调风弄月的高手,香铃儿如蜻蜓点水,一点即走,绝不纠缠。旋身似舞,在前引路:“几位公子这边请。”

转绿廊,绕朱阁,踏进楼中,大有不同。

通过空中廊桥,走到楼后楼。

后楼比前楼小,却比前楼更精致。非一等贵客,不能来此。

廊桥连在最高层,其上云台为顶,明珠缀灯。

楼中有白玉砌成的温水池,池中有美人伴着乐声潜游,舞姿极美,似鱼翔浅底竞自由。

绕着这玉池,以各色香花屏风,隔出了一个个半遮半掩的位置。

屏风上绣着蔷薇牡丹,芍药海棠。各色的娇花,还带各般的香。

若有似无的种种香气,也俨然是另一扇门,分隔各自不同的区域。

这里顶楼是大厅,往下才是更为私密的包间。

姜望今天过来,便是为了给三分香气楼撑场,自然就坐在大厅里。

但才过廊桥,才往那玉池的方向走了两步,他便急忙转身,可已来不及。

“姜武安!”

英姿飒爽的大齐三皇女,正姿态随意地坐在最佳赏舞的位置,一双浑圆有力的腿,踩在地上,好像能将楼板踩穿。

她嘴角噙着笑,将面前的屏风轻轻一推,勾了勾手指:“过来。

重玄胜一拍额头,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家里还有事,我给忘了!你们耍着,我先回去!”

李龙川倒吸一口冷气:“今日出门太急,练箭之后,我的弦未松!这可坏了!我必须立刻马上回去看看。你们在这里吃着喝着等我,我去去就来。”

走之前他还没忘了顺手推姜望一把:“宫主找你呢。”做兄弟,在心中,我先撤来你先冲。

晏抚更是悄无声息地已经挪步。“都来。”姜无忧澹声道。

空气似是冻住了,陡然沉重。

姜武安毕竟是大齐军功侯,新生代声名最盛者,轻轻一掸衣袖,便从容地走在最前面。

李龙川、晏抚、重玄胜,各自挂着勉强的微笑,游街示众般地走在姜望身后。

“宫主与我说今日文课未结,怎么竟是要在这三分香气楼读圣贤书么?"大齐武安侯先发制人。

姜无忧嘴角的微笑化成了冷笑:“本宫亦是不知,武安侯说今日要与朋友小聚浅酌,原是聚在这里!”

他们原本定好,要在今日验证彼此的修行,讨论未来的道路。

但到了今天,各自都说有事。于是今天推到明天。

不成想缘分如此奇妙,“有事”的两个人,竟在这里撞上了。

“其实我今天是来还债的。”姜望诚实地道:“我欠了三分香气楼一份人情债。”

姜无忧挑眉道:“要肉偿?”

李龙川望天,晏抚望地,重玄胜望窗外。

无人为自己发声,姜望只能自己道:“.....宫主真会开玩笑。

姜无忧道:“武安侯既然雅好风月,我家九弟以元石铺地,请你去温玉水榭,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我不打算去。“姜望回答得很快。“为什么呢?”姜无忧不动声色。姜望道:“我怕宫主误会。”

“噢。"姜无忧一副'我懂了'的表情:“去过太多回,腻了。”

姜望:.....

姜无忧那优越的下颔线轻轻划过,抬了抬下

巴:“坐吧。”

“还是......不了吧。”姜望看了看自己带来的几个没用的朋友,硬着头皮道:“我等会还有一个朋友要过来,易怀民,宫主应该知道?若都坐在这里,恐怕拥挤了些。”

香铃儿在一旁善解人意:“侯爷不用担心,这里的香花屏是可以挪开的,两桌并一桌坐,梅兰正相合。”

姜望以眼神对她示意。

她含羞带怯地抛了个媚眼回来。

姜无忧敲了敲桌子,中止了他们的视线纠缠,再次强调:“坐。”

姜望几人便乖乖坐下了。

重玄胜他们坐得一个比一个远,恨不得都到隔壁去了。唯独姜望在姜无忧的眼神压迫下,坐在了这位华英宫主旁边....如坐针毡。

“嗯..........那个.....”姜爵爷很努力地找话题:“宫主今日怎么来了?”

“本宫来得不是时候?”

“很是时候。”

“很是时候是什么时候?”

“就是.....害!今天不是这里重新开业嘛,吉时!”

姜无忧视线澹澹地扫过一圈,嘴角有一点莫名的意味:“易怀民什么时候来?”

“应该快了。”姜望谨慎地道。

姜无忧微微点头:“我也还有一个朋友要过来......已经来了。”

说话间她站起身,招手道:“秀章,这边!”“噗!”

坐在对角的晏抚,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

他本来还在看姜望的戏,这下连勉强的微笑都挂不住了,捂着小腹拔腿便走:“人有三急,见谅!”

但一只手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死死地按在了座位上。

自开道武已然神临的姜无忧,轻易地压制了他:“相请未如偶遇,现在饮未尽,舞未毕,晏大少来都来了,再憋一会儿,可好?”

哗啦啦~

玉池中遨游的美人儿,恰巧翻了一个漂亮的水花。晏抚看着在场唯一能够以武力拯救他的姜望。

姜望看着.....杯中茶水倒映的发丝,影影绰绰,不知在诉说什么。

便在这眼神来去的工夫,一个纤柔的身影,已经转入此间来。

今日之柳秀章,大有不同!

往日扶风弱柳,今日衣袂当风。往时容易摧折,今朝......摧风折月。

袍袖一展,就在主位上坐下了,姿态端仪俨然此间主人。

她轻描澹写地看过来,柳眉凭风,秀眸似水,曼声道:“晏公子避我如蛇蝎,难道秀章竟有什么对不住您的地方?”

欢迎分享转载→ 半夜翁公吃我奶第七十章 无码粉嫩小泬无套在线观看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23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5555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