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 本文内容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

发布时间:2022-11-14 16:26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42)

晏君初就很想笑,但是对上苏辛夷十分认真的眼神,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俩人四目相对,晏君初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一下一下的跳动,越来越快,快得让他都有些压服不住。

    这世上最令人难以抵御的,便是这样干净纯透的眼神,不管你做什么,她总能觉得你是对的。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好的人,还让他给娶进了门。

    不由自主的伸手轻轻覆盖在辛夷的双眼上,感觉到她的睫毛在他的掌心轻轻划过,晏君初的心尖也被她拂过一般,忍不住低头吻上他思念已久的人。

    唇上忽然而来的温暖让苏辛夷先是怔了一下,随即满面红霞,感觉手脚都有些发热,只是她却没避开,反而轻轻迎上去。

    她想,她从来不懂爱情,文人墨客笔下那些美好又温暖,那些缠绵又悱恻的诗句,她看得懂但是却无法理解。

    为什么会有人为了爱情抛下一切,但是遇上殿下之后,此时此刻,她想她懂了。

    这世上,总会有一个人,就那么正正好好地嵌进你的心里,不多一分,不少一分。

    如果,有朝一日,让她为了殿下舍弃一切,她想,她是愿意的。

    夜色渐深,帐子里人相拥在一起,彼此的呼吸纠缠在一起,那些分别的时光,在这浓烈又缱绻的夜里慢慢地走远。

    第二天清晨,苏辛夷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自己被环绕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睁开眼睛,慢慢的抬起头,就看到晏君初正好睁开眼睛,俩人的眼神一下子撞在一起。

    苏辛夷一下子就笑了,轻轻推了推晏君初,“今天不用去紫宸殿吗?”

    “今日不去,再过两日就要封笔了,明日还有一场恶战,今儿个我要休养生息。”

    听着晏君初一本正经地胡说,苏辛夷更开心了,她拿过中衣穿好,瞧着晏君初也坐起身来,就道:“你再睡会儿,我去看看两个小家伙。”

    晏君初摇摇头,“我今日去见见三伯。”

    苏辛夷穿衣的动作一顿,侧头看着晏君初,“为了翁家的事儿?”

    晏君初点头,“在东宫不好见他,我让张鉴送信约他去外头说话。我回来了,你只管好好地养着,这些事情我会处理的。”

    苏辛夷早就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抗,除了她的嫡母没有人会为她分担,这辈子重来一回,她也习惯自己做主自己去做想要做的事情。

    殿下不在京城的那些日子,她也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事情处理得妥妥当当。

    但是,有这么一个人,跟你说,你只管好好的休息,其他的交给我,而这个人又是自己喜欢的人,心情就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好啊。”

    苏辛夷爽快地答应了,母亲跟她说过,与丈夫相处不能太强硬,女儿家要柔软一些。

    上辈子商家人对她恨不能剥皮拆骨,商君衍待她疏离又防备,她想柔软也做不到。

    所以那时,她不太懂母亲为何要她那样做,她都已经活得那么艰难,还要对商家人温柔服软?

    做梦比较快。

    但是现在,换了个人,母亲的话又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一下子就体会到了母亲的用意。

    不是她不够柔软,是商君衍,是商家人,不配!

    “笑什么?”晏君初穿好衣裳一回头,就看到辛夷有些奇怪的笑容。

    苏辛夷抬起头,半坐起身,一时有些忍不住伸手抱住了晏君初的腰,她的脸颊轻轻地贴在他的心口,语气中带着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甜,“我想,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就是嫁给了你。”

    晏君初正要说话,就听着苏辛夷又说道:“这么好的殿下,怎么就能让我得到了呢?我一定是这天下最幸运又最幸福的人。”

    晏君初:……

    这话说的他好似什么稀世珍宝一般。

    怪怪的。

    但是听着就是开心啊。

    你的付出,你的喜欢,能被人接纳且珍惜,总会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你要不要让我陪你回国公府?”晏君初笑问。

    苏辛夷摇摇头,“没几日就要过年了,这个时候我就不回去了。再说,刚出了赵家的事情,父皇那边我也还不知道会怎么处置,我还是在东宫呆着吧。”

    听着这话晏君初一下子就乐了,难得见她有服软的时候,“赵家的事情你做得很对,父皇当时没有说什么,但是肯定会让人去查。”

    “真的?”苏辛夷虽然觉得有这样的可能,但是不能肯定陛下一定会这样做。

    但是殿下也这样说的话,事情肯定会是这样。

    晏君初点点头,扶着辛夷下了床,俩人边说边往外走,晏君初牵着她的手,侧头与她道:“父皇做事一向如此,你不用介怀。赵家的事情,我现在不好在父皇面前说什么,不过季蕴那边倒是可以做点什么。”

    “季家那边殿下还是先别动手了,不然父皇肯定知道我在你面前说了什么,这可就不好了。”苏辛夷立刻拒绝,赵家的事情既然陛下要出手,那季罡那里就不用急了。“你不是说要问翁家的事情,正好,你去见三伯,我把五姐姐请来东宫说说话,如何?”

    这样的话,翁家那边知道她这样做,肯定会更紧张,想要见翁姨娘母女的心更迫切,所以就不会一直等下去,肯定会想法子了。

    晏君初瞧着辛夷,这是多怕父皇对他不满,不过,先处理翁家的事情也可,季罡那边也跑不了。

    “行,听说我离京之后,你在东宫都没摆过宴,其实不用这么谨慎小心。”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
    “我也是嫌麻烦,外头不知道多少人不怀好意,应付这个应付那个的,费心又难受。我要是只见自家姐妹,别人就该有话说了,索性就都不见,反正我回娘家与姐姐们一样见面。”

    “现在你想见谁就可以见谁,不用再担心了。”晏君初道。

    苏辛夷也觉得很奇怪,殿下没回来的时候,她虽然知道能稳得住,能处理这些事情,但是心头一直紧绷着,现在殿下回来了,她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这种能彼此互相依靠的感觉,让她觉得惬意舒心极了。

    “好啊。”苏辛夷开心的应了。

欢迎分享转载→ 我被六个男人躁到早上 在街上他突然按了遥控器作文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19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03009号-3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