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 本文内容

我和亲妺婷婷在浴室作爱经过 装睡让我滑进她的身体

发布时间:2022-11-14 16:22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85)

 苏辛夷看着苏希仙说道:“事情不是已经办好了吗?怎么又出了岔子?是翁家那边?”

    “可不是。”苏希仙叹气,“这次来的是我二舅舅,但是翁家现在管事的是大舅舅,二舅舅答应了有什么用,大舅舅不答应,还特意让一个管事妈妈来把我姨娘给说了一顿。”

    苏辛夷:……

    对上苏辛夷无语的神色,苏希仙苦笑道:“你也不相信是不是?我姨娘当年好歹也是翁家嫡出的姑娘,如今眼瞧着我姨娘不肯再为翁家谋利,他们居然这么羞辱她。当时也是巧了,我哥哥正好在,就让人把那管事妈妈打了十板子撵了回去,但是我姨娘却给气病了。”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上次……也就是前几天不才说好好的?”

    “还能什么时候的事情,就大前天。”苏希仙道。

    苏辛夷看着苏辛夷,“五哥做得好,为翁姨娘出了口气,你应该高兴才是。”

    “五哥有担当我当然高兴,我只是很难过,姨娘为了翁家连亲生的儿女都能为了翁家逼着受委屈,但是翁家怎么对她的?二舅舅本来还想着在京城过了年再回去,现在也被爹爹赶走了。”

    苏辛夷闻言叹口气说道:“有些事情有些人真的是有理说不清,你也不用难过了,你看看皇后娘娘跟宴琼思,不是比翁姨娘的事情更糟心。好在五哥跟三伯都不是糊涂人,经过这件事情,翁姨娘应该是对翁家彻底死心了,你好好去劝劝,我看着三伯母倒是真心让翁姨娘回府的。”

    “母亲自然不喜我姨娘,但是因为过了年家中几位哥哥都要说亲事,我姨娘虽然做了妾,但是到底出身一般妾室不能比,母亲给姨娘留脸面就是给我和五哥脸面,我心里是很感激的。”苏希仙说完看着辛夷,“六妹妹,我想问问你,如果翁家真的不愿意拿出与益王有关的证据,你可有什么办法?”

    苏辛夷想了想,“据你说翁二老爷跟翁大老爷意见不合,但是你们确定这不是他们唱的双簧计吗?如果不是的话,我这里正经的主意倒是没有,但是上不得台面的倒是有一个。”

    听着苏辛夷的话,苏希仙忙问道:“什么上的台面上不得台面,能做得了事就是好计,你说给我听听。”

    苏辛夷便道:“以翁家大老爷的本性来看,应该是个极其自私自利的人,这样的人啊通常怕什么?就是怕被牵连,没好处,益王这次的事情,他远在上靖,怕是不太清楚厉害,那就送信去跟他说清楚。”

    说着又看着苏希仙,压低声音道:“写得厉害些,让他去害怕,主动跟益王撇清关系,你说他能怎么做?”

    苏希仙一怔,随即看着辛夷,“这个办法好,我怎么没想到呢。”

    “五姐平日很聪明,你这是关心则乱。”

    苏希仙两眼冒光,“你说得对,翁家人现在哪里还有什么骨气,祖上的风光与气节都被这些不肖子孙给扔了。我回去就让我姨娘写信,你说是姨娘写还是我来写?”

    苏辛夷摇摇头,“我看着这封信还是三伯写比较妥当。”

    “我爹?”苏希仙摇摇头,“若是我爹来写的话,大舅舅会不会不相信?万一他以为我爹诈他呢?”

    “不要让三伯正面替有关益王的事情,就说经过此事他对翁姨娘失望至极,对于翁姨娘惹来的麻烦十分棘手跟厌恶,就说他想要把翁姨娘送回翁家,如此不就能证明翁家与益王往来的严重性?三伯多喜欢翁姨娘,翁家比谁都清楚,一旦三伯做这个决定,你说翁家怕不怕?”

    苏希仙细细一琢磨,觉得还真的能行得通,“我觉得行,先试一试再说。若是真的能成,姨娘要是知道翁家宁愿交出与益王往来的证据,也不肯接她回娘家给她撑腰,以后就真的会对翁家彻底失望了。”

    她看着苏辛夷,“行,还是你有办法,在前面停下,我去自己的马车,咱们就此告别,等有了好消息再跟你说。”

    苏辛夷哭笑不得,“好,飞鸽传书吧,速度快一些。而且,飞鸽传书,也能从侧面表一表三伯对翁姨娘是真的不看重的意思,如果他在乎翁姨娘的脸面,肯定让人登门。”

    苏希仙满口应下,“就照你说的做,我觉得挺好。”

    马车停下,苏辛夷让连翘扶着她下了车,苏辛夷掀开车帘看着苏希仙。

    苏希仙回望一眼,对着她展颜一笑,“小六,你可真是我的福星,你也早些回去吧,等我好消息。”

    苏辛夷看着苏希仙上了自家的马车,车夫扬鞭马车离去,她这才让马车起步回东宫。

    回东宫后,太子殿下还未回来,苏辛夷换了家常的衣裳小憩,她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意思,翁家可真是想一出是一出,这么折腾最后折腾的不就是翁姨娘吗?

    从这一点看,翁姨娘的兄长与嫂子们是真的不在乎她。

    “太子妃。”佘嬷嬷从外头进来,手里捧着一摞账册,“这是年下东宫的开销,张总管让您过目。”

    苏辛夷看着佘嬷嬷,“嬷嬷都看过了吧?”

    “都看过了。”佘嬷嬷回道,“老奴跟东宫以前的旧账也做了对比,今年东宫的开销比往年多一些,是多的您这边的份例。”

    “嬷嬷看过没问题就成了,我今日累得很,就不看了,先让张鉴去做事,等过完年我再拢一遍账册。”苏辛夷道。

    “那老奴就先去给张总管回信。”佘嬷嬷道。

    “嬷嬷去忙吧。”
我和亲妺婷婷在浴室作爱经过	 装睡让我滑进她的身体
    佘嬷嬷转身退下,苏辛夷靠着软枕闭目养神,她想着今日与几位姐姐的对话,又想起解经略的话,还有翁家的事情。

    当初解经略跟穆邢遇到的凶险肯定比殿下所知更大,解经略是个什么性子,敬称他一声儒将那都是夸奖他,实际上他心眼多的堪比筛子。

    穆邢呢?仗着自己身手好,本事大,也不太把别人放在眼里,说起来这回穆邢回京之后都没来见他,这明显就是心虚了啊。

    苏辛夷也不好去青金坊,想想穆邢真是又气又笑,果然是长本事了,如今都学会遇事先躲一躲了。

    苏辛夷想着想着就睡着了,连翘悄悄地走进来,给太子妃盖了驼绒做的盖毯,然后就在一旁守着。

欢迎分享转载→ 我和亲妺婷婷在浴室作爱经过 装睡让我滑进她的身体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19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03009号-3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