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精品说说!

当前位置:首页 > 早安问候语 > > 本文内容

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最终也会燃成一团烈焰

发布时间:2022-10-31 15:45源自:www.zaoanpic.com作者:早安图片网阅读(120)

小时候家里穷,最好吃的大概就是我妈做的糯米煎饼了。 这时,我们姐妹(我、哥哥、姐姐)都围坐在灶台边,盯着铁锅里的煎饼,看着雪白的煎饼“嗤嗤”作响,粘在油腻腻的锅底。 这样的日子里,整个屋子都洋溢着节日的气氛,煎饼的香味弥漫在整个砖房里,让我们口水直流,喉咙“咕咕”作响。

善良虽小,却能点亮一盏灯。当天晚上,地平线上的最后一抹夕阳淹没在山顶,天色暗了下来。 妈妈刚刚做了一些薄煎饼,准备了晚餐。 这时,一个从雇主家去老家的小贩敲了敲我家的木门:“大姐,我能在这里过夜吗?”小贩对我妈妈说

顺着声音看去,小贩大概四五十岁。他皮肤黝黑,又高又瘦,背部微微弯曲,肩上扛着一个木质容器。 “诶,你进来吧,弄到明天早上再走。 ”母亲毫不犹豫地让小贩进了房间。

在我住的地方,每隔几英里就有一个小村庄。况且山高路长,小路蜿蜒如鸡场。夜间旅行是非常危险的。更有甚者,小贩到了下一个村子,也许家家户户都会休息。 此外,这里很少有小贩。山里人穷惯了,节俭惯了,不轻易买洋货。许多小贩觉得无利可图。 这样想,我觉得我妈做得对,应该在家呆一晚。 知道继父的山路凶险,没有反对。

“你饿了吗?这是热煎饼。它们闻起来很香。 ”母亲端来煎饼,招呼坐在桌旁的小贩。

“啊!”我差点喊出声来。 煎饼大概是一人一个。如果小贩卖完了,剩下的给谁?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小贩已经接连吃了两个煎饼,他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跑了一天山路,看来他是真的饿了。

当小贩停止饥饿时,我妈妈把剩下的两个煎饼切碎,分给了我们三姐妹。 看我妈嘟囔着拍拍我的头:“我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不在的时候都是恶业作祟,都在受着说不出的苦。” 将来长大了就知道人情变了。

我听不懂我妈说的话,但心里还是很不情愿。 手里拿着半个煎饼,没味道没味道。 小贩仿佛发现了什么秘密,自责道:“大姐,真的很抱歉,很少有外国人来这里……”

我妈说:“是啊,穷乡僻壤,谁去拜访啊?很多家庭都揭不开锅,所以她懒得和外界交流。 只要你熬过这一夜,一切就都结束了。

那天晚上,昏暗的煤油灯下,我妈和小贩唠唠叨叨到很晚,完全不把他当外人。

第二天,妈妈给了小贩一些红薯皮和饭团,让他在路上充饥。 小贩也拿了一打火柴作为回礼,然后带着木箱去了下一个村子。

从那以后,小贩每年都会来我家几次。 每次,母亲都会问候她的亲戚。 我很疑惑,但碍于母亲威严,不敢多问。我只祈祷小贩在我们做煎饼的那天不要来。

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最终也会燃成一团烈焰时光飞逝,我已经小学二年级了。当时因为当地贫困,很多学生交不起每学期才六七元的学费,有的还辍学了。 我们家也不例外。我妈整天在地里干活,可我们姐妹的学费还是迟迟不交。

那年冬天,交了大哥大姐的学费,我的学费还没结算。 眼看期末考试就要到了,学校下了最后通牒,考前不交钱退学。 我哭了,我妈也很无奈。她想对我说些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恰好在期末考试前夕,业务员来我家休息。 这一次,我妈态度大转弯。她虽然没有拒绝,但是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她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

吃完饭,小贩似乎有很多话要对妈妈说:“姐姐,一定有困难。” 这几天也听说附近有孩子交不起学费辍学的。你不会是……”

“诶!”母亲的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哗”地流下来。 “看,冬儿这学期的学费还没有着落,家里的男人也不管。毕竟他们不是亲生的!”母亲断断续续地说着,泪流满面:“都怪我运气不好。我上辈子投胎错了地方,最后过得很惨。” 不说了,你早点休息,明天还要去旅游。

第二天,小贩睡到日上三竿。 突然,他递给母亲一大堆钱,都是一角的、一分的:“我昨晚数了数,有十几块钱,大概够了。我也是残疾人,身体越来越差。我可能没有多少天可以去探望,所以身体上受不了。” "

"不,不,你也不好过。你不能回家见你的儿媳妇。 另外,我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母亲谢绝了。

“拿着吧,大姐,我故意等到你男人出去了才起来,怕他误会。 我没娶过媳妇,早就是村里的‘五保户’了。谁能说我什么?如果你还不起钱,就算了,谢谢你对一个陌生人的好。

母亲无法拒绝就收下了钱。 后来小贩来过我们家几次,母亲都还不起钱。 后来,小贩再也没有来过。据说他死了,死在了家乡。

欢迎分享转载→ 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最终也会燃成一团烈焰

相关文章

用户评论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 2018-2019 - 早安图片网 版权所有 鲁ICP备18003009号-3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网站公告 - 本站点合作申请